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的电视问政

发布时间:2020-07-13 19:32:35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现场。 资料图

作为河南省十一届、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委员,马玉霞亲历了省人大常委会举行的6次专题询问。

7月29日下午,在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厅内,一场关于职业教育的专题询问紧张而热烈地进行,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郭庚茂等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悉数出席,副省长徐济超及省教育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厅、农业厅、省编办等部门主要负责人回答询问。

马玉霞抛给省发改委主任孙廷喜的问题是:“近年来,我省职业院校办学条件虽然得到显著改善,但职业院校基础设施薄弱,实训条件不足的情况依然存在,请问如何有效解决?”

孙廷喜回答说,将抓好中等职业教育基础能力建设二期规划实施扫尾工作,再争取中央专项资金和安排省基建资金共两亿元,安排20个职业学校进行基础能力建设。同时,深入推进校企合作,使省职业教育走以质量为核心的内涵式发展道路,重点支持建设10所示范性技术型本科院校,100所品牌示范院校和200所特色院校,提升职业院校的办学水平和人才素质的提高。

马玉霞清楚地记得,自2011年起,省人大常委共举行了6次专题询问。从“保障性住房建设”、“食品安全”到“道路交通安全”,从“水污染防治”、“传染病防治”到“职业教育工作”,每次专题询问无一不是舆论的热点,群众关注的焦点,政府工作持续推进的重点。

但此次询问,与以往“关门询问”、“群众看不到听不见”不同,首次通过电视、广播、网络进行同步直播,老百姓不仅第一时间获悉自己所关心话题的答案,还耳闻目睹了政府官员回答问题时的风采。

“人民代言问的一针见血,人民公仆答得没有套话、空话,真是‘过瘾’!”不少网友在网络上大谈感受。

面对面直击热点话题

“请问徐济超副省长,省政府在加快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方面,有什么具体规划?”询问会上,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建伟率先举手发问。

网络画面上的徐济超一脸严肃地说,眼下,财政上拿出了8亿元,免去了农村和农学专业的学费,明年将再拿出4亿元,对经济特别困难的,还要给一些补助,决不能让职教院校的学生因为生活困难失去了上学的机会。从明年起,所有的中职在校生学费全免。

对于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的对接,徐济超也现场回应说:“如果职教生工作了几年,有了新的志向,想上大学,甚至考硕士、博士,我可以回答,没问题,可以上应用技术型本科院校。如果普教生就业后,对薪酬有新的要求,想上职教,我在这里回答,也没有问题。职教和普教是互通的”。

“学生和家长特别关注提升职业教育教学质量,以及学生培养与社会需求脱节的问题。请省教育厅朱清孟厅长回答,我省对该问题将如何解决?”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董广安发问。

“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学生培养和社会需求脱节确实存在,在职教领域,这个问题更为迫切。”朱清孟对于犀利问题并不避讳。

他说,脱节问题主要表现在:专业设置与产业结构对人才需求结合不够,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不够,学生的知识能力、素质结构与走向社会后实际工作中的需求结合不够等。

“产业结构的调整是动态的,所以学校的专业设置也应该是动态的,不能一成不变,更不能有什么条件就办什么专业、什么专业成本低就办什么专业。”朱清孟说,教育行政部门将会同人社、发改、工信等部门,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趋势,及时发布产业发展和人才需求的预测信息,为职业院校及时调整专业提供必要的信息服务。同时要大力推进产教结合、校企合作,加大实习实训的比重,职业教育不能在“黑板上修车、在教室里耕田”。

“未来谁来种地、怎样种地?我省又将如何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呢?”面对王全成委员的提问,省农业厅厅长朱孟洲说,新型职业农民是以农业为职业、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收入主要来自于现代农业从业者。目前,全省共有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约14.9万个,需要培育的新型职业农民约450万人。

朱孟洲介绍说,今年中央对河南下达“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财政补助资金8000万元,省级配套3600万元,今年全省计划培训6万人左右。省农业厅将会同农口部门,抓紧编制培育新型职业农民的规划和指导意见,根据农民教育培训经历、生产经营规模和生产经营水平,在县级认定的基础上,建立初、中、高“三级贯通”的资格证书制度,形成上下贯通的新型职业农民知识更新和晋级体系。

王云龙委员进一步提出:“个别县市在职教经费上存在历史欠账,没有做到依法依规投入。”对此,省财政厅厅长朱焕然表示,对“教育费附加的30%用于职业教育”这一规定的执行情况,要搞决算公开,就像公开“三公”经费一样,让社会来监督。

网友也有代言人

“前段调研中,我注意收集了网民的意见,网友们非常关注职业教育,非常关注本次专题询问,提出了许多的意见和建议。我个人做了一些整理,比较集中的一条是地方本科高校转型发展问题。请问普通本科院校为什么要转型?转型有什么困难?如何引导转型?”最后一个发问的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关少锋,则代表网友发问。

关少锋说,在本次职业教育专题询问会召开前夕,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网络向网友征集关于职业教育的问题。他特意收集网友们的意见,首次把网友们关心的问题带到了询问会上。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蒋笃运介绍说,为了保证问政的有效透明,省人大常委会将职教工作问询纳入计划后,成立了专题调研组,邀请12位省人大代表和8个部门负责人,历时两个多月采取实地查看、听取汇报、明察暗访等方式,实地考察了28所职业院校、13个企业,与50余名校长、教师、企业负责人进行了座谈,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马玉霞参与了此次专题调研。她举例说,职业学校的校舍和普通大中专院校相比,大多显得“寒酸”,有必要加强职教“硬件”建设。

关少锋认为,对专题询问会进行同步直播的形式,极大提高了省人大常委会工作的公开度和透明度,也让更多老百姓知道人大常委会是如何履行、行使权力的,对推进民主政治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蒋笃运说:“询问就是推动,回答就是承诺,专题询问直播创新形式新颖、方法灵活,为今后专题询问工作常态化积累了有益经验。”

郭庚茂在问答环节结束后指出,询问是人大常委会监督形式之一,是依法行使监督权的一种重要方式。对职业教育专题询问,既是回应人民群众对事关全省大局和民生突出问题的关切,也是人大常委会对政府工作的监督和促进。希望省政府及有关部门认真研究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的意见建议,真抓实做,务实求效,以实际行动推动全省职业教育工作加快发展。

“真没想到,省人大常委会也能这样开。”在电视机前看完此次专题询问的郑州市民张红晓说。

不是“挑刺儿”是“把脉”

在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工作的陈波认为,增强监督实效,这正是专题询问的魅力所在。

陈波表示,省人大常委会之前举行的5次专题询问,尤其是去年以来举行的“水污染防治”、“传染病防治”等专题询问,不仅及时回应了群众诉求,还推动了热点问题的解决。

“专题询问不是‘挑刺儿’,也不是揭短,可以说是人民群众与政府官员共同‘把脉问诊’热点问题。”河南一家媒体的李姓记者回忆起省人大常委会首次进行专题询问时的情形颇为感慨。

李记者说,2011年11月25日,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就保障性住房建设、分配、管理等情况进行专题询问。这是河南省人大及其常委会组建以来,首次以专题询问的方式,请省政府及其组成部门负责人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答复问题,所以备受媒体关注。

“委员问到群众心坎儿里去了,政府官员态度非常端正,副省长赵建才等官员都是起立回答问题的。”李记者举例说,当时,高汉青委员首先就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计划指标和开工率发问:“有些地方把动土就算作了开工,这样对不对?”王玲委员的问题更加直接,“在已分配的保障房中,有没有不公正的现象?”针对个别地方出现的“开宝马车住保障房”的现象,田土城委员则提问:“如何让保障房真正分配到应该得到保障的人手中?”

“赵建才副省长及省住建厅、省发改委、省民政厅、省财政厅等部门的负责人均认真进行了回答。事后,一位部门负责人开玩笑说,‘没想到这些委员问得这么细这么直接。’但会后不久,全省保障房准入退出机制得以完善。”李记者说。

公开资料显示,河南人均水资源仅为全国的五分之一,但人口多,污染源多,如何确保饮用水安全?水污染防治工作中存在哪些难题?2013年9月26日,在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上,赵建才与环保厅等10个部门的一把手轮流接受12名委员的犀利提问。

参加此次专题询问的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建伟说,与会人大常委与政府人员共同总结出污染水资源的五大“祸首”:污水处理厂“难容”、农药污染、畜禽业养殖污染、工业排污、医疗排污。

省环保厅负责人称,此次会议强力推动了环保行政与公安刑事的联合执法。

两个月后,河南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对全省的传染病防治工作进行专题询问,副省长张维宁、省卫生厅厅长李广胜等到现场接受询问。

增强人大监督权威性

“专题询问充分体现了省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政府部门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对人民群众利益的深切关注,是对政府工作的有力监督,也是推进做好政府工作的有力举措。不仅意味着人大代表可以充分行使权力,更意味着政府积极主动地‘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陈波认为,随着专题问询的常态化、机制化,人大常委会监督的法定性和权威性将进一步增强,通过与政府就某一主题进行深入沟通和良性互动,最终推动实际问题解决,让百姓受益,同时也增强了政府的公信力。

“从地方人大常委会开展专题询问的实践看,不仅取得了良好的监督实效,还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扩大了公众的参与度。”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建伟举例说,湖北在对全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情况开展专题询问时,邀请10位农民工、棚户区、低收入以及新参加工作的青年代表现场旁听,并通过网络邀请旁听建言;湖南在开展食品安全的专题询问中,近百个旁听席位被法学界和群众、学生代表挤满。

李建伟教授认为,开展专题询问之所以被社会各界看好,一个重要原因是,与提交议案、建议等相比,具有监督、批评的“硬”色调,虽然只是提出询问,实际行权时却可以连续追问、句句较真,有效地增强了监督的主动性、纠偏性和约束力。

“询问权是人大监督权中的一项重要职权。与一般的询问相比,专题询问的对象比较明确,内容更加具体,通过选择群众普遍关心的社会热点、难点问题,听取‘一府两院’及有关部门的专题汇报,并要求其负责人当面给予答复,具有社会关注度高、针对性强、互动效果好等特点。”李建伟教授认为,河南等地的人大常委会通过事先精心准备、深入调研、同步直播等做法,紧盯事关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大事,关注百姓生活和民生疾苦,直击社会热点,直指时弊,成为促进“一府两院”依法行政、公正司法的有效监督行动。(记者 赵红旗)

眉山职业装制作

江苏订做工作服

义马定制工服

苏州职业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