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北最大煤企面临煤竭企衰考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18:28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东北最大煤企面临“煤竭企衰”考验

记者近期在我国东北最大的煤炭企业——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及其主要生产基地鸡西、七台河、鹤岗、双鸭山等矿区采访发现,受全国煤炭市场需求不足、价格持续下降影响,开采历史已达百年的黑龙江龙煤矿业集团经营陷入断崖式下滑,2014年上半年,企业亏损已超上年全年的亏损额23亿元。同时,随着开采年限的增加,拥有24万职工的龙煤集团正面临煤竭企衰的严峻考验。

经济指标全面下行 煤炭“航母”陷经营困境

作为东北最大煤企,龙煤集团2004年由鸡西、七台河、鹤岗、双鸭山黑龙江省四大国有重点煤矿联合组建,成立后的龙煤集团煤炭产量多年保持年产5000万吨以上,约占黑龙江省煤炭产量的一半,有“东北煤炭业航母”之称。2012年,受市场不景气等因素影响,龙煤集团在经营达到顶峰后,突然大幅滑落,开始出现亏损。至2013年,亏损面进一步扩大,达23亿元。

数据显示,2014年前四个月,龙煤集团各项经济运行指标呈更全面下行态势:原煤产量1583万吨,同比下降6.5%;商品煤销量981万吨,同比下降14.9%;主营业务收入87.5亿元,同比下降12.8%;企业亏损22亿元,同比增亏10.9亿元,上升98.2%;资产负债率80.16%,同比上升了4.52个百分点。龙煤集团董事长张升认为,目前企业经营困难主要是煤炭市场需求不足、价格下降及企业历史遗留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等因素相叠加的结果。

他告诉记者,2014年以来,在全国大型煤炭企业亏损面超过一半的背景下,龙煤集团面临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受蒙东褐煤的价格冲击,加之铁路运价上涨影响,龙煤集团动力煤市场销售半径收窄、存货增加。同时,受山西焦煤的冲击,龙煤集团精煤在东北地区的价格话语权被打破,为保证市场份额,只能与山西焦煤打起了连败俱伤的价格战。

据记者了解,1—4月份,由于价格下降影响,龙煤集团减收11.9亿元,受销量减少影响减收11.7亿元,共计减收23.6亿元。同时,用户拖欠货款现象大量增加,1—4月份应收账款49.5亿元,比年初增加12.1亿元,加重了资金紧张状况。

资源枯竭 矿区难现昔日辉煌

记者采访发现,在各种不利市场因素的作用下,龙煤集团各矿区普遍面临的资源枯竭问题也开始凸显,并与多年沉淀的企业自身历史负担问题相互叠加,使龙煤集团脱困之路任重而道远。据张升介绍,龙煤集团现有在册职工24.36万人,人吨效率205吨,比全国平均水平低400吨以上。同时,多年国有企业积累的社会负担沉重,“三供一业”、医院、离退休人员等企业办社会方面,每年企业需补贴费用接近20亿元,直接导致用工总量和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统计显示,在1—4月份的22亿元亏损额中,企业承担社会负担5.5亿元,超过了主营业务亏损的5.04亿元。然而,最让张升董事长担心的则是矿井资源的接续问题。张升说,目前,龙煤集团已有四家煤矿被列入资源枯竭矿井,七台河、鹤岗已被列入资源枯竭和濒临枯竭矿区,现有可采储量集中于不足20个矿井。“由于资源接续不足,造成矿井布局不合理,井下用人多、工作面多、生产环节多、设备占用多,保障安全生产的难度越来越大。”

龙煤集团七台河分公司桃山煤矿因资源枯竭被列为关闭矿井,为维持全矿5000多名职工的生活,近年矿上通过组织职工到山西等地承揽煤矿建设工程,部分缓解了企业承担的压力,但目前的煤炭市场状况,也使他们感到茫然。

桃山矿党委书记栾兆和说,桃山矿建矿于1958年,共计为国家生产了4000多万吨煤炭,还荣获过“国家标准化矿井”的称号,但自2011年后,矿井开始出现老化迹象,资源枯竭,灾害频发,溃散严重,被列为关停矿井。当时,全矿干部职工思想波动很大,正常生产工作秩序被打乱了。

为稳定人心,矿上开始尝试组织人员走出去干活,在吃过无数个“闭门羹”之后,他们终于与山西的一家私营煤矿签署了承揽煤矿建设协议。“我们的筹划非常好,那个矿井初期产能120万吨,达产后能到300万吨,井下条件也不错,但今年以来,煤炭市场急转直下,矿主的资金也出现了问题,他本来有四个矿,现在已关了两个,这个工程他如果主动提出不干就违约了,便开始在工程上挑毛病,目的就是让我们主动退出。这个项目没了,工人们的生活也就没了着落!”

大型煤企出路何在?

为了帮助龙煤集团减轻负担、解困发展,黑龙江省政府自2014年5月开始,连续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解决企业改革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决定将企业承担的供水、供热职能,企办医院和社保、退管机构全部移交地方政府管理,同时支持原鸡西、七台河、鹤岗、双鸭山四个煤炭分公司改制为子公司,将总分体制转变为母子体制,明确各层级职能定位。

截至2014年11月,龙煤集团所属鸡西、七台河、双鸭山三家矿业公司存续企业的供水、供热职能和人员、资产全部移交完毕。张升认为,企业办社会职能移交工作的完成,为企业解危渡困、减负瘦身,全面推进深化改革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持。

数据显示,改革后,龙煤集团发展改革注入了新的动力,首批6家煤矿经营管理改革已取得显著成效:龙湖煤矿提前两年扭亏,今年增盈1000万;桃山煤矿全年预计减亏1亿元;正阳煤矿全年预计减亏8566万元;安泰煤矿与上半年相比减亏近1106万元;七星煤矿月均减亏380万元;兴山煤矿月均减亏206万元。

尽管通过改革改制,龙煤集团的生存危机得以暂时缓解,但由于资源枯竭导致的深层次矛盾仍有待破解,煤企前景尚难言乐观。相关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前极度困难时期,企业应放弃等、靠、要观念,通过内部挖潜,增收节支,并组织人员“走出去”承揽项目进行自救。他们同时建议,国家加紧出台煤矿退出、减轻税费等政策措施,促进我国煤炭经济平稳运行。

首先,企业应深度挖潜,通过精细化管理,实现增收节支,以降低成本。记者采访了解,为保证低收入人群工资收入,龙煤集团领导干部已带头降工资,工资总额以2013年为基础下降15%,压减工资总额达15亿元。同时,全年管理费用、销售费用在上年基础上压减15%,不合理工资支出压减了3%。

其次,企业应积极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开辟经济发展的新战场。发挥企业在煤炭开采、洗选方面的技术、管理和人才优势,组织精干力量,走出去承包经营煤矿,先当打工仔。目前,龙煤集团已在新疆、山西、陕西等地委托承包经营多家煤矿,经营规模近千万吨。

第三、国家尽快建立老工业基地资源枯竭国有煤矿退出机制。张升建议,国家对计划经济时期建设的、煤炭资源濒临枯竭的、矿井剩余服务年限不足5年的,各种灾害严重、安全生产无保障的,环境治理成本高的三种类型的国有老矿区煤矿,建立国有煤矿退出机制。通过退出推进市场化,保障老矿井职工群众的生活和老矿区的社会稳定。

第四、国家在税收上给予东北老工业基地国有重点煤矿优惠政策,切实减轻煤炭企业税费负担。一是建议国家对历史贡献大、服务年限长、矿井灾害重的国有煤矿,实行差异化税收政策,在税费征收标准上给予倾斜;二是建议科学合理确定固定资产进项税额抵扣范围,将煤矿的矿井、巷道和井下附属设备、配套设施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三是建议对涉及煤炭企业的各种收费项目进行集中清理,对重复性收费项目进行合并,对不合理收费项目予以取消;四是对于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证,不再增加煤炭企业税收负担。

第五、建议国家尽快解决老矿区、老国有煤炭企业历史遗留问题,减轻企业负担。张升说,国家可对经常性费用、离退休管理机构经费及统筹项目外养老金、医疗保险、企业办社会等实际发生的费用缺口给予财政一次性追加补贴,支持地方政府尽快剥离国有煤炭企业办社会职能,使剥离办社会工作真正得到落实,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天津小苏打水

吉林农药塑料瓶

湖北定做木包装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