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夫妻遇到阴兵借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5:57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这个世上有着无数解释不清的谜题,以前我们都喜欢用各种科学理论去解释,可遇到一次“阴兵借路”之后,我发自内心的相信了转世轮回和缘分天定之事:

我和老公魏苍是大学校友,同校不同系,我是学中文的,他是学物理,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可我们恋爱后,感情却极好,没有遭遇那些“校园分手季”的桥段,毕业后顺顺当当地去了同一个城市,我教书,他搞研究,两年后宝宝出生,现在都已经四岁了。想想我和老公的感情,在当今这个浮夸的社会里,当真算是种奇迹了,我几乎相信我俩就是天作之合,命中注定的,只是不好意思跟人说,怕翻了友谊的小船。

我有些多愁善感, 魏苍却是实实在在的理工男,凡事都要推究验证,一丝不苟,对于我的某些突发奇想,他都会列举证据以证实可能与否。比如我说让他去给我摘天上的月亮,他会郑重地告诉我月亮的直径体积以及物质组成,第一他摘不来,第二摘了我也用不上,如果真的想要,他可以在实验室里做个具体而微的“小月亮”,还问我什么时候要。真是让我哭笑不得。

可就算是魏苍这种严谨的性格,也对我们遇到的一件事情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那就是我们遇到了“阴兵借路”。

那天是我和魏苍开车将儿子送到外省的婆婆家,因为第二天还要工作,我俩只能天黑以后连夜往回赶。

高速有一段封路路,我俩只能走绕路国道。行到一处绕山公路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远近都没有车影,只有我们的车灯在一片黑暗中照亮眼前的路, 两旁树木摇晃,婆娑暗影,幸好是两人作伴,要是我一个人,肯定要吓哭出来。

原本那段山路就难行,可没走多久,天上就响起沉闷的雷声,怕是要下场大暴雨。魏苍眉头紧皱,我知道他开始担心安全问题了。可越是心急想早回家,越是出问题,一直让我们都很放心的爱车,突然出了状况,一蹿一蹿地往前拱,速度也慢了下来,终于呜咽一声,像是一头劳累过度的老牛轰然倒下,罢工了。

我和魏苍对视一眼,有些无奈,魏苍忙活着检查,我无聊看向车前的一片光亮之处,忽然发现刚才还能清晰见到的路面,变得有些模糊,我看向两旁,倒还正常。我说哎,魏苍,你看看前边是不是起雾了?

魏苍抬头去看,只一会儿的功夫,那雾气已经浓重起来,车灯的光线照进雾里,像是被吞了进去,只能看见雾气边缘上下翻飞,里面全都看不见了。

魏苍疑惑地看向两旁车窗外,仍是能见到树木山石,似乎雾气只出现在车前那段路上,他挠挠头,说也许一股气流带来的雾气,因此才只出现在某个范围,一会风一吹就散了吧,既然车子罢工,前方又起雾,我们只能稍作休息,不必担心。

我看着前方的雾气,有魏苍在,我倒不担心,反而发起呆来,想起“云蒸霞蔚”这个词,可惜没有朝阳夕照,不然可以幻想是到了仙境呢。

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雾气里出现憧憧人影,光线都照不进的白雾,那些人影竟然清晰可见。我张大嘴巴指着前方,让魏苍快看。

并不是我的幻觉,果然是许多人排着队,一个跟着一个的在往前行。那些人影穿着打扮很怪异,皆是盔甲覆盖,手拿长戈武器,看样式像是古代的士兵正在行军,说不清有多少人,密密麻麻地过了一队又一队,因为只能看见侧面,穿着盔甲的士兵都像是茫然无知的傀儡,被一只无形的手指挥着前行,浩浩荡荡没有边际,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我们就像坐车里观看露天屏幕上的投影,演的正是古代将士出征行军一样。

我都觉得是不是有人在和我们开玩笑,那白雾就是一大张的幕布,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个恶作剧。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开这种玩笑呢?

难道是赶上了拍电影的片场?可那些人影从公路一侧凭空出现,行进的方向正是一座石崖,就算是拍电影,难道演员都能钻进山石里面去了?

我装了许多奇异念头的脑袋里蹦出四个字,“阴兵借路”。许多故事传说里,都会出现阴兵借路的说法,是说地府派阴兵去某地大规模的收割灵魂,鬼差忙不来的时候,就是阴兵上阵,比如当初大地震,就有人说见过这种阴兵过境的。

我抓着魏苍的手开始发抖,磕磕巴巴地说:魏苍。。。。。。是阴兵借路吧?

魏苍一向不相信这种神鬼只说,他只信科学。可眼前的一切让他也很茫然。他的嘴张的比我还大,下巴快掉到地上了。听我说话,他才缓过神来,皱眉思索一会,说这只是一种光学现象吧,虽然确实发生了,可这行军应是发生在千年以前的古代,因为当时的天气现象,将影像转为电磁信息保存下来,遇到同样的频率激发,就会变成“情景重现”,如同看电影一样,不用怕的。

我听他说的有道理,也稍稳心神,这事情一辈子都难遇上,我倒起了好奇心,瞪大眼睛盯着看。

也不知那“阴兵”的队伍有多长,过去一拨又一拨,我都快有些麻木了,突然发生了让人汗毛倒竖的一幕:在那茫然前行的队伍中,突然有一个阴兵转过脸来,看向我们的方向,脚步虽然还在前行,可渐渐扭转的脖子证明,他确实是在看着我。我能感觉到他是直接看进我的眼睛里,他的神情带着哀伤,走到快进入山崖的地方,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扭了过来,被雾气掩盖前的一刹那,我分明见到有两行泪水从他眼睛里流出来。故事:夫妻遇到“阴兵借路”,竟是前世的一段深情纠缠

更诡异的是,虽然穿着打扮不一样,可那张脸分明就是魏苍的脸,鼻子眉毛嘴唇,我闭着眼都能摸得出来,绝对不会看错。

那个人影消失的一刹那,我突然心里一痛,几乎无法呼吸。我紧紧抓着魏苍的手,说,魏苍,你看见了吗?

魏苍像是电影的慢动作一样点着头,说看见了。。。。。。那人。。。。。。和我一模一样。。。那人。。。。。。刚才能看到你!

之后我俩呆望着“阴兵”行进,那怪异的事情没再发生,等到白雾消散,阴兵也都不见了,看看时间,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让我俩担心不已的雷声也停了,预期的大暴雨并没有下来。

这下魏苍也解释不出来原因了,千年前的影像怎么会因我们的存在而发生变化?难道我们见到的不是啥电磁现象,而是真的无数鬼魂士兵在走路?

那天的怪事发生过后,车子居然能顺利发动了,我和魏苍到家已经是黎明时分,我还像是在做梦,脑海里不停地回想起那一幕,魏苍见我状态不好,给我请了假在家休息,他自去上班了。

可那天之后,连着五六天,我只要入睡,就能梦到那个阴兵望着我,心里不知为何,痛得像是刀搅,每次都是呜呜哭着,被魏苍叫醒的。

这种状态极大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魏苍也束手无策,终于答应和我一起去找“阿婆”看看。

“阿婆”是我老家的一个神婆,很有名气。她白发苍苍,七十多岁了,很是和蔼,不像是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棍,只知道糊弄钱财。阿婆为人看病,都是安安静静的,几下就手到病除,因此我母亲极力推荐我去。

我俩到了阿婆家里,说了夜路上遇到的怪事。阿婆笑了笑,拍着我的手,别害怕,她看看再说。应该不是啥大事。

阿婆让我坐在她对面,她两只手握着我的手,让我闭上眼睛回想那一晚的事情。阿婆的手温暖又干燥,莫名地让我觉得很安心。我闭上眼睛,只一刹那,感觉自己真的好象又回到了当晚的地方,不是那种脑海里想象的画面,而是身临其境,又经历了一次那个阴兵与我的对望。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阿婆在用力地拍我的手,我睁开眼睛,觉得脸上一片冰凉,抬手一抹,满手的泪水。

阿婆微微叹了口气,说孩子,你不是见了鬼啦,你是看见了你的前世。

阿婆说这确实是“阴兵过境”,与魏苍的科学解释不同,也不是地府派兵收割魂魄,而是古代战场太过惨烈,战死的将士执念不散,千百年来一直在重复着出征前的那一刻。

那个长着和魏苍一样脸孔的人,其实就是魏苍的前世。他的那一望,是看向我,也不是看向我。

前世我同“魏苍”也是夫妻,竹马青梅,恩爱得很。“魏苍”被征兵打仗,离开妻子,决战前行军路上,他望见一树桃花盛开,像是望见了家乡桃树下的爱妻,因此痴望不已,流下泪来。他却不知道家乡等待的妻子,早已病逝,一缕魂魄跟随着丈夫,“魏苍”望着桃花流泪的时候,也正是妻子站在桃花树下望着他哭泣的时候。

世间缘分真是奇妙, 我阴差阳错地出现在“魏苍”所看桃花的地方,真算是两世相隔,夫妻情深。

阿婆看了看旁边陪着我的魏苍,笑着说,你们小两口可真是情比金坚,为了来世还能找到对方,坚守心念,竟然都保留着前世的容貌。其实说是前世,这当中我和魏苍都已经经历的几次的轮回,或为花草,或为走兽,这一世才成人形,再续前缘,实在不易啊。

从阿婆那里出来,我和魏苍紧握着对方的手,久久地沉默无语。我看见魏苍眼里有泪光一闪一闪的。这个只相信科学的男人,也被阿婆的话打动了,我知道,他心里已经相信了。

那之后,我没再做过怪梦了,午夜梦回醒来时,看着魏苍熟睡的脸,我就觉得无比心安。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