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智取威虎山第二十章群调聚会真人配图

发布时间:2021-01-20 09:44:54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第二十章 群调聚会

我悄悄地退房离开了「兰若居」酒店,住到了十几站地外的一家快捷酒店。

换到一个安全环境,我认真做了一番总结,确定可以按想好的计划行事,于是按

计划在「浪漫乐园」QQ群聊起了天,与沈默、李卉等人聊天时,故作无意地在

群里提及到,又被公司派到了首都出差。

一晃过去了两天,周中的这天晚上,我正在群里胡侃,黄爽上了线,在群里

先跟我打了招呼,我直接给她发过去了语音请求,等连上了QQ语音,就找她帮

忙买房的事,说买完房就被公司派来的北京出差,没来得及好好表示感谢,等出

完差回了沈阳,请她和她男朋友吃饭。

黄爽回应道:「哥,我和老公来北京了,本来是经朋友介绍,进了一家酒店

上班,干了半个来月,觉得不合适,一起辞职不干了,准备继续干房产中介,刚

辞职,先忙着租房子呢!」

我做出惊喜地口气说:「是吗,哪正好儿了,晚上请你们吃饭吧!」

黄爽说:「我和老公正找房子呢,等租完了房子的吧!哥,你的手机号没换

吧?我们换号儿了,等租完了房子,我给你打电话吧,你确实欠我一顿饭,我还

欠你一顿操呢,哈哈哈……」

李军和黄爽不在「兰若居」酒店上班了,这个情况有些意外,可能黄爽是随

口这么一说,但有必要确定是否如此。第二天,我来了「兰若居」酒店附近,将

侦查范围扩大到了王月上班的医院。

「十一」在这家酒店住了一周,出于赌气装了把土豪,随后因认识了那对东

北土豪夫妻,被有的酒店员工真当成了土豪。据此我很容易地打探到,李军和黄

爽在「兰若居」酒店,做了不到半个月的服务员,前天确实辞职不干了,同时辞

职的还有妖妖,陆凡依然在酒店做客房经理。随后我溜进酒店对面的医院,也很

轻松地暗中发现到,王月和她的姑姑、表妹,都已回到了医院上班。

及时摸清了新的情况,我经过认真考虑认为,事情的发展对应上了之前的分

析,不但可以按计划行事,而且事情的发展对我有利。

都是护士的王月娘儿仨,不单是遭到了威胁恐吓,还被抓住了强有力的把柄,

显然已被杨维一伙儿控制了。杨维和钱小柜这一伙人,是按计划分为了两拨一步

行事,控制王月娘儿仨的一步已完成,下一步是利用这娘儿仨引出小炉匠,负责

实施这两步的杨维一拨,现已转移到了更为稳妥的窝点。长包下918号客房的

几个香港人,应该就是钱小柜这一拨,进展到了开始引出小炉匠的一步,现已回

到了酒店准备随时下手,所以陆凡留在了酒店做客房经理,作为两拨人之间的联

络者。

12号周五的傍晚,黄爽给我打来了电话:「哥,我和老公作为夫妻奴,新

近认了一个主,就是群里的那个『鱼村长』,是个挺有钱的土豪S。『鱼村长』

还新收了三个奴,既能组成姐妹奴,还能组成母女的奴,一个是你操过的王月,

还有她姑姑和她姑姑的女儿。后天,『鱼村长』要在他家里,组织一场群调聚会,

王月她们三个都去,我和老公当然也去啦,你是咱们群里的,还正好来出差了,

我推荐你了,『鱼村长』答应让我带你一起去。」

黄爽说的这个「鱼村长」,显然正是杨维,如愿等到了邀请,说明之前的分

析是基本是正确的,我相当乐意地接受了邀请。

雨田、钱小柜、陆凡,肯定不会参加这场群调聚会,妖妖很可能会去,但尚

且完全不认识我,之前只是在「兰若居」酒店,与我照过几次面,估计对我没什

么印象。即使事情发展对我有利,去参加杨维组织的这场群调聚会,危险系数依

然很高,但事情逼到了这个份上,只能选择冒险赴约了。

周日的下午,黄爽与她男朋友李军,乘坐一辆网约车,来了我住的酒店接我。

汽车开行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了一座高级小区的大门钱,黄爽和李军领着下车我

走进了小区,来到了一套装修豪华的民宅。

这套房子超过了两百平,东侧是南北通透的一间大厅,占了整套房子的多一

半面积,西侧是正对着的两间卧室,因为要玩群调聚会,南北通透的大厅的北半

部分,临时摆了一大一小两张双人床。这套装修豪华的主人,正是与我久违了的

杨维。

来参加聚会的其他人都到了,女的有接我来的黄爽、王月、王月的姑姑王艳

虹、王月的表妹卢雨苏,男的除了最后来的我,有杨维、李军、妖妖、牛教练、

易教授,另外还有「浪漫乐园」群的两个单男,一个自我介绍说名叫张滨,一个

自我介绍说网名叫大宝。

王月见我来参加这场群调聚会,脸上闪现了十分复杂的神情,我当然很理解

她的心情,但只能装得全不知情。

本着先熟悉认识的常规套路,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晚上八点钟左右,

正开始开始了群调。黄爽、妖妖、王月、王艳虹、卢雨苏,都作为了奴的角色,

当然被群调的主角是后三者。

(图片2001)

接受群调的三位主角,对应于年龄、身材等,各穿了一套不同的情趣内衣,

王月的表妹卢雨苏,穿了一套学生装感觉的情趣装,王月的姑姑王艳虹,穿了一

件塑身衣感觉的黑色情趣内衣,王月穿了一套黑丝情趣装。

杨维作为这场群调聚会组织者,一副黑社会老大的强势姿态,首先命令卢雨

苏跪趴在床边,将学生制服裙里面的小可爱风格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对参加

群调聚会的男人们说:「你们看,我的这个骚货女儿奴,是极品的白虎馒头逼,

天生的一根逼毛都没有,而且是正宗的馒头逼!」

拍了一下卢雨苏撅着的屁股,杨维以调教的口气说:「小骚货,自己给大家

介绍介绍,你多大了,做什么的,完了再说说,你的白虎馒头逼,让鸡巴干的时

候,还有什么特点啊?」

「各位爷,我今年22岁,是一名见习护士……我的小骚逼,不但是馒头逼,

还天生的没有长逼毛,被鸡巴操的时候,是外松内紧的感觉,白馒头形状的阴户,

能像嘴一样咬住鸡巴,阴道会既松又紧地裹住鸡巴,很容易被操到了高潮,但即

使被多根大鸡巴,操得不行了操晕了,阴道里都能一直全是水……」

卢雨苏跪趴在地上,向站在面前的十来个男人,言语下贱地做自我介绍时,

表情、姿态都显得非常屈辱,就在旁边的她的妈妈王艳虹,当然更加得屈辱,王

月同样显得很羞辱,但都尽最大可能保持着是在玩sm的感觉,显然都被完全恐

吓要挟住了。

女m被调教时都是羞辱的样子,全不知情的张滨和大宝,脸上露出的是迫不

及待的亢奋之色,知道王月娘儿仨是被强迫但不知背后目的的牛教练和易教授,

表现出的是因此更加刺激的感觉,我只能装得跟张滨和大宝一样。

牛教练和易教授这俩弱智叫兽,看来在强行轮奸过王月之后,又参与了对王

艳虹、卢雨苏母女的轮奸,前者抢先走到床边,拦腰抱起跪趴在床边地上的卢雨

苏,直接呈跪趴姿势放在了床上,从后面粗暴地插入粗大的鸡巴,后者因情不自

禁地撸着鸡巴晚了一步,见女儿已经被操上了,急忙搂过妈妈坐到了床上。

「老牛,你到床上,操这个小骚货,让她趴着脸朝外!」杨维亢奋地指挥了

牛教练几句,又对抱着王艳虹坐到床上的易教授说:「老易,你搂着这个骚逼妈

妈,先站到床下,让她好好看着,自己女儿被操的样子,哈哈哈……」

牛教练没有拔出大鸡巴,只是停下来了抽插,拦腰抱起卢雨苏迈上了床,转

了个身朝向了南,让卢雨苏双手和双膝着地跪趴在床上,掐着细腰继续起了粗暴

的抽插。易教授拉着王艳虹下了床,一只手搂住脖子,一只手捏住一只露出紧身

衣外的白皙豪乳,面朝着床站到了床边的地板上。

杨维得意地淫笑着,指着床上问王艳虹道:「骚货,你女儿是白虎馒头逼,

你是什么逼啊?」

王艳虹表情显得屈辱痛苦至极,紧咬了一会儿嘴唇,声音不大地说:「我

……我是蝴蝶逼……也是……也是天生的没毛……」

易教授不由自主地抢过话说:「这个当妈的,也是个护士,逼外形跟女儿的

不一样,但都是天生的没长逼毛,总之母女两个的逼都是极品,操起来感觉一样,

都是外松内紧,很容易被操到高潮,但怎么操逼里都总有水儿,哈哈哈……」

我不忍算是跟我认识的王艳虹,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在面前被奸淫,伸手从易

教授的胳膊下拉出王艳虹,假装是急着看她的阴部,趁机用肩膀挡住了她看向床

上的视线,以分析的口吻说:「你们都知道哈,我之前操过她的侄女啦!也是护

士的她侄女,跟她闺女一样,都是馒头逼,但逼毛挺浓密的……看来,馒头逼是

家族遗传,白虎是女儿随了妈,是这样吧?」

杨维大声淫笑着回应道:「哈哈哈……木木兄弟,你经验丰富啊,总结得很

到位。都是护士的这娘儿三个,都是极品逼,都是天生的骚货,哈哈哈……」

易教授点着头迈上了床,撸着鸡巴跪在了卢雨苏的面前,将勃起后并不是很

粗大的鸡巴,塞到了正在被牛教练操着的卢雨苏的嘴里,扭过头亢奋地说:「快

点儿,把那个侄女带过来,让她也展示下,更极品的小骚逼!」

杨维将王月拉到了床边,顺势扒掉王月身穿的黑丝情趣内衣,让王月一丝不

挂的躺到了旁边的另一张较小的双人床上,拿出了剃毛用的专业用品,要将王月

给现场剃光了阴毛。张滨和大宝两个人,见牛教练和易教授在大床上一起操上了

卢雨苏,我搂住了是妈妈的王艳虹,急忙走到了是侄女的王月躺到了床边。

(图片2002)

杨维在王月的阴部,涂抹上了剃毛膏,拿着电动剃毛刀,淫笑着问道:「你

姑姑是白虎蝴蝶逼,你妹妹是白虎馒头逼,你这个骚逼侄女,是什么逼啊?」

「我……我是馒头逼加一线天……逼是鼓鼓的……阴唇完全在里面……看着

只有一条缝……」

杨维打开了电动剃毛刀,继续问道:「哪你的逼,跟你姑姑和妹妹的逼相比,

操起来有什么不同啊?」

「我的逼……天生得很紧很嫩,虽然我生过孩子了,但操过我的男人,都说

操我的感觉,跟操处女差不多……同时……我的逼很不耐操,很容易能被操到高

潮……这些跟……跟我的妹妹和姑姑,不是太一样……」

杨维又问道:「哪你的一线天馒头逼,跟你姑姑和你妹妹的逼,有什么一样

的地方啊?」

「我跟……跟妹妹和姑姑一样……都是天生的贱货……都是天生的有m倾向

……所以我的一线天馒头逼,跟她们的逼一样,虽然很不耐操,但怎么操都一直

有水儿……能被连续操到高潮……」

杨维羞辱了王月一番,用小梳子形状的电动剃毛刀,淫笑着剃光了王月的阴

毛,让张滨拿过一条毛巾,擦干净了王月的下体,随后情不自禁地脱掉短裤,亮

出依然勃起的粗大鸡巴,喝令王月叉开腿躺在了床上,趴到王月身上插入了鸡巴,

抬起头对站在床边的张滨和大宝说:「你俩先玩着,都是骚逼的妈妈和女儿,我

先给这个侄女打一炮,反正玩的时间有的是,咱们轮换着玩,哈哈哈……」

王月常在群里发自拍照,让群里的男人各种意淫她,在群里知名度很高,都

知道她是个极品嫩少妇,张滨和大宝是与王月第一次现实见面,终于有了操到这

个极品少妇的机会,情不自禁地不想离开床边。杨维是这场聚会的组织者,张滨

和大宝含糊地回应着,继续站在了靠近窗户这张床边。

我看了看眼前的情形,趁机搂着王艳虹,坐到了两张床西侧的椅子上。趁得

这位熟美护士长,只能任凭我肆意摆弄她,我继续遮挡着她的视线,摆弄着她的

一对白皙豪乳,偷眼观察向了客厅的南面。

李军和黄爽这对绿帽情侣,原来在这场群调聚会中,是作为了夫妻奴的角色。

有着强烈绿帽倾向的李军,这时已经脱光了衣服,坐在了餐桌旁的一张椅子上,

且被一条红色的绳子捆在了椅子上,黄爽穿了一件白色的情趣内衣,跪在了餐桌

旁的地板上,妖妖穿着一件蓝色的情趣内衣,站在了被捆在椅子上的李军身旁,

黄爽正在卖力地吸裹着,妖妖近一尺长的大鸡巴。

「嘿,杨维这小子,有点儿才啊!这场群交聚会组织的,有夫妻、有母女、

有姐妹、有人妖,群里的人知道了,肯定都想来参加,只要随后在群里传来一议

论,智能和小炉匠肯定能被引出来!」

我在心里嘀咕了几句,又观察了一下,这套大房子的格局,发现有两个卫生

间,西侧两间卧室之间有一个,对应于客厅还有一个。又看了看这时群调聚会已

正式开始,趁得还没有脱衣服,跟正在床上操着卢雨苏的杨维说了声,要去卫生

间冲个澡,搂着王艳虹走进了对应客厅的卫生间,实际目的是尽量不让王艳虹看

着女儿和侄女遭受奸淫。

(图片2003)

王艳虹是44岁,身高约一米六二,长得漂亮且性感,容貌保养得很年轻,

身材保持得很标准,身上穿的塑身衣感觉的情趣内衣,上下都是敞开的,更凸显

地露出的一对白皙豪乳,至少是D杯罩的。

我之前与她在网上聊天时,感觉这位女护士长在生活中,是个比较强势的女

人。万没想到早就落入了圈套中,女儿、侄女被抓住了卷入重大医疗事故的把柄,

且自己和女儿、侄女都面临到了生命危险,只能是尽量装得是自愿与女儿、侄女

一起玩群调。不过作为医院的护士长,各种人都接触过,远比女儿和侄女社会经

验多,相比女儿和侄女更为屈辱,同时相比女儿和侄女更镇定些。

应该感觉到了我起码不是太坏,等我带着她来了卫生间,王艳虹主动帮我脱

光了衣服,跪在地砖上帮我卖力地口交了起来,目的是这样至少不用看着女儿、

侄女遭受奸淫了。

卖力地给我口交了一阵,王艳虹吐出嘴里的鸡巴,呻吟着站起身,向前挺撅

起下体,双手向外扒分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尽量做出淫贱的姿态说:「啊……您

的鸡巴好大……您看……我的逼……真的是标准的蝴蝶逼……虽然我已经四十多

岁了……但里面还很粉嫩呢……啊啊啊……请您用大鸡巴……快点儿干我吧…

…」

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摸住了一只雪白豪乳,确实很兴奋又有些尴尬地说:

「哪个……你在群里是叫『完美彩虹』,是吧?其实咱们算是早就认识了,大致

是在世界杯之前,我给你发过粗语录音,之后咱们玩过网调,你还给我发过自拍

照。」

王艳虹听了迟愣了片刻,咬着嘴唇想了想,有些吃惊地说:「啊,我想起来

了,是您啊!对对对……我给您发过好多张,临场拍的露逼骚照,原来您早就

……早就看过……我的蝴蝶逼了啊……」

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复杂的神情,王艳虹急忙掩饰下表情,继续做出淫贱地姿

态说:「后来吧,我是因为工作忙了,就没怎么上QQ……既然在网上,早就叫

过您主人了,您就算已经是我的主人啦,现在终于现实见到了……啊……主人

……请您用大鸡巴,狠狠地干我吧……先操翻了我的蝴蝶骚逼,再干翻了我的浪

菊花……」

我摸着奶子想了想,「哦,对了,以前咱们聊天的时候,你在QQ上说过,

你很喜欢被玩后门儿,是吧?」

王艳虹似乎听出来了,我的话里别有意思,急忙拿下了淋雨喷头,帮着我洗

起了澡,「啊……主人,您的记性真好,我这个骚逼母狗,确实非常喜欢,被主

人这样的大鸡巴,狠狠干我的屁眼儿……哪这样,我先帮主人洗完澡,再洗干净

了屁眼儿,然后……主人再来干我的屁眼儿……」

竟然与这位女护士长,火线达成了默契,我当然会按她说的做,简单冲了下

出了卫生间,故意大声地说了两句,让王艳虹好好洗干净后门,随后从外面关上

了卫生间的门。

(图片2004)

杨维这时不在操王月了,让王月并着腿躺在了床上,拿着手机连拍了几张照

片,见我出了卫生间来到了床边,放下手机指着王月的阴部说:「木木兄弟,你

看这个骚逼的逼,刚被干到了一次高潮,并上了双腿,马上逼就紧紧地合上了,

哈哈哈……这种一线天的极品逼,真是不多见啊,哈哈哈……」

我在心里骂了几句,向前走了两步,做出兴奋的神色说:「是是是……我以

前操她的时候,她的逼就是这样,抽出来鸡巴,马上就闭合上啦!更极品的是,

操了不大一会儿,她就高潮了,再操人就晕了,连着把她操到了三四次高潮。」

杨维得意地说:「哈哈哈……我刚才也是,没一会儿,就把她操到高潮啦!

你们看,这小骚货已经被操晕了,怎么摆弄怎么是了,哈哈哈……」

张滨和大宝站在床边,这时已经是双眼喷火,杨维拿起手机下了床,朝客厅

的南面指了指,「你们接着玩她吧,我去玩玩那两个骚货,你们看,那个大鸡巴

的人妖美女,已经操上那个老公是绿帽的小骚货了,哈哈哈……」

王月被操到了半昏迷状态,平坦的小腹连续抽搐着,紧跟着就遭到继续蹂躏。

张滨和大宝一起跳上了床,前者抢先趴到了王月身上,直接插入鸡巴开始了操干,

后者只好撸着鸡巴,跪在王月头前捏弄起了奶子。

张滨是三十五岁左右的年纪,长得又高又壮,鸡巴很是粗大,站在窗台前猛

肏着王月,一脸兴奋地扭过头对我说:「你老婆真不错啊,这小骚逼儿,又紧又

水儿,哈哈哈……」

我没有淫妻欲,即使与王月根本不是夫妻,且张滨是亢奋间随口这么一说,

我听了还是觉得很别扭,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不悦之色。

王月这时稍微缓过来些,意识还处于模糊状态,侧脸看了我一眼,本能地呻

吟着说:「我们两个……不是夫妻……我只是跟他……跟他做过……」

这场十多个人的群调聚会,有夫妻、有母女、有姐妹、有人妖,多一半人彼

此间是首次见,张滨是在极度亢奋中,误以为了我和王月是夫妻,听王月这么一

说,抬头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对王月说:「啊……原来你们两个,不是一起的,

你是跟那两个女的一起的,你们都是『鱼村长』的女m,是吧?」

王月这时处于了意识模糊状态,真当做了是在玩sm,仰起头看向正在肏着

她的张滨,言语有些含糊地随应着喊道:「啊啊啊……是……是的……我和他不

是一起的……啊啊啊……你的鸡巴真大……操死我了都……不过我是个m……就

喜欢被这么操……使劲操我吧……操死我吧……」

张滨听了更来劲了,暂停运动抽出鸡巴,想要将屁股诱惑至极的王月,翻过

来改为后入的姿势。大宝早就等不及了,已在鸡巴上戴好避孕套,趁机推开了张

滨,「张哥,你先歇会儿,换我接着干,这样轮着来,操得时间长……」

大宝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个头体重都比张滨小了两号,鸡巴也没有张滨的

大,但小得不是太多,刚才看得已是双眼喷火了,上来就是一顿猛肏,王月被肏

得嗷嗷地大叫着,随着又到了一次高潮,再次进入半昏迷的状态。

嘴上说着轮着操玩的时间长,大宝操上王月就不肯下来了,但因王月达到高

潮而暂停下了动作,又被张滨趁机给推开了。

王月最诱惑的身体部位,是细腰长腿衬托下的丰满翘臀,张滨换了一个避孕

套,抱着腰将王月翻了个个,想要打着屁股从后面操。王月这时已无力手拄床面

趴着了,张滨只好让大宝在前边帮他扶着,大宝趁机跪在王月的头前,抓住两只

手腕拉起上身,将鸡巴塞入了王月的嘴里。

张滨和大宝两个人,看来在玩群P方面,要比牛教练和易教授有经验得多,

起码知道轮着操要戴避孕套。杨维组织的这场群调聚会,内容绝对是太丰富了,

母女、姐妹、夫妻、人妖全有,这两人之前绝对没经历过如此场面,都觉得亢奋

至极,因此都是没有操太长时间就射了。

张滨继续操了王月也就连三分钟,大喊一声射了,本来想射在王月的屁股上,

但拔出鸡巴没等摘下避孕套,就射在了套子里面。大宝抱着腰拽得王月调了个个,

双手搂着腰抱起王月的下身,插入鸡巴从后面继续起了猛烈的操干,同样没一会

儿便射了,但他事先有了准备,及时抽出鸡巴摘掉避孕套,喷射在了王月诱惑至

极的美臀上。

我不想王月遭受太多蹂躏,见屁股上被喷满精液的王月,整个进入了昏迷的

状态,趁得张滨和大宝都射了,让王月从床上抱了下来,本着聚会的大主题是s

m,对喘息着躺在床上的这两人强调了两句,给王月穿起了刚才被扒掉的黑丝情

趣内衣。正好丝袜配套有一副皮脚铐,我确实不太会穿,来回地翻着开档的黑色

丝袜,目的是想让王月能多缓一会儿。

只能是尽量将动作拖慢,我给王月床上黑色丝袜,将一副皮脚铐戴到了两只

脚腕上,抬头看了一眼另张床上,牛教练和易教授正在肆意地奸淫着卢雨苏,无

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我顺势将王月拉下了床,继续给她穿着上半部分的情趣内

衣。

(图片2005)

「木木兄弟,群里很多人都说,你跟这个小骚货,玩的那个在健身房的强奸

游戏,非常得有创意,看来你在玩sm上,既有想法又有经验啊,哈哈哈……」

我还没给王月穿完情趣内衣,杨维从客厅南面走了过来,妖妖和黄爽跟着走

了过来,李军还被捆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杨维下身穿上了短裤,看来刚才也射

过一次了。

没等我回答,杨维紧跟着喊道:「哎,那个护士长妈妈,上哪去了啊?」

王艳虹听到杨维的喊声,急忙打开门出了卫生间,全身赤裸只穿了一双拖鞋,

先抬头看向了靠近卫生间的床上,见女儿已被奸淫得不行了,又看到侄女成半昏

迷状态躺在了另张床旁的地板上,脸上露出了痛苦至极的表情,但只能是低下头

紧咬着嘴唇,走到了杨维的面前。

我抬头看了一眼王艳虹,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唉,其实刚才耍的那些

小聪明,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这娘儿仨只能且已经一起遭到轮奸了,我想尽量保

护她们,只能起到导致自己暴露的作用。行了,当卧底只能硬气心,还好不用像

妲己祖师爷那样,把初恋情人剁成陷烙肉饼,硬下心来认真玩群交吧,只有自己

不暴露,才有机会救出王月娘儿仨。」

在心里想到了这些,我以建议地口气对杨维说:「鱼哥,你是她们的主人,

肯定知道,她们都是护士,侄女一直让姑姑管着,更姑姑更像母女。咱们玩的是

群调,得扣准了sm的主题,可她们仨能组出四种组合,正好大家都先射了一次,

干脆让侄女和姑姑,先作为母女奴吧,这样儿好像更刺激。」

「好好好,还是木木兄弟,有想法有创意!」杨维亢奋地表示了同意,以命

令地口气对王艳虹说:「贱货,还不跟你侄女一样,赶紧撅着屁股跪下。」

王艳虹只好屈辱地跪趴在了地板上,黄爽语气亢奋之地地问道:「木木哥哥,

我做什么啊?不能让我闲着啊!」

妖妖抢话道:「你和你绿帽老公,做母狗和公狗,伺候着主子们玩吧!」

黄爽马上反问道:「哪你个小骚货做什么啊?」

妖妖浪笑着说:「我给主子们当宠物,让主子们随时玩着,并且负责给主子

们吃精液!」

牛教练和易教授都已射了一次,亢奋地下了床走了过来,我决定硬起心肠来,

但看了一眼,有气无力躺在床上的卢雨苏,还是情不自禁地说:「哪什么,有点

儿乱,是吧。有母女奴了,哪把这个女儿,先弄里屋去吧,要不玩着玩着,估计

会玩乱套了,是吧。」

杨维点头表示了同意,吩咐张滨和大宝,将卢雨苏送去了北面的卧室,同时

吩咐牛教练和易教授,将王月带进卫生间去冲洗干净。

王艳虹见女儿暂时不用遭受奸淫了,暗暗地露出了少许轻松之色,但要与确

实更像女儿的侄女,作为母女奴一起接受多人调教,紧跟着又露出了屈辱至极的

神色。

黄爽走到了餐桌旁,解开了被捆在了椅子上的男朋友,拿过一大包的sm用

品,给男友套上了项圈、狗链,将男友拴到了餐桌的一条桌腿上,踢了一脚呵斥

道:「你个贱公狗,好好看着,不许随便撸鸡巴啊!」

等王月随即一丝不挂地,被牛教练和易教授带出了卫生间,杨维指挥着王月

和王艳虹,各爬上了摆在客厅北面的一张床,命令她们高高地翘撅起屁股,吩咐

黄爽拿过两个带弧形弯把的肛门塞,交给了我一个,那着另一个走到王月跪趴着

床前,将手里的的粉红色肛门塞,旋转着插入了王月的菊洞里。

牛教练粗大的鸡巴又硬了,撸着鸡巴亢奋地说:「这个小骚货,逼是极品,

操着非常爽,屁眼也是极品,操着也非常爽……」

易教授抢着说:「哪接下来,咱们一起上她们母女,让她们都三洞齐飞吧,

哈哈哈……」

杨维使劲拍打了两下,王月又圆又翘的屁股,「这个小骚货的屁眼儿,已经

开发出来了,但可能是因为她的屁股,又大又圆又翘又有弹性,得拿肛门塞呆一

会儿,屁眼才能操得进去,不过等塞开了,就能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了,哈哈哈

……」

说着迈上了床,杨维命令冲过澡恢复过来写的王月,翘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

从后面插入鸡巴开始了操干,同时捏住肛门塞的弯把,来回地捅插起了屁眼,侧

脸对站在床边的人说:「就一边操着逼,一边帮她们母女扩肛吧,这样很快就能

好了,完了咱们再一起三洞齐插,都是护士的这对母女,哈哈哈……」

蓬莱BT(满V版)

剑魂之刃手机版ios版

可下分的电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