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智取威虎山第六章轮奸婚礼配图

发布时间:2021-01-20 18:11:40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第六章 轮奸婚礼

余则成同志告诉我们,越是卧底越要明确站队。本着则成同志的经验,我决

定坚定地站在顶头上司这边,第二天悄悄来了胡科长住的房间。

胡科长见我来了,悻悻地说:「人家可是既漂亮又有钱,你不赶紧巴结去,

怎么来看我啦。」

我嘿嘿笑着坐到沙发上,向前探了探身小声说:「科长,我是来告诉您一件

事儿的,那个雅琦,原来是个人妖!真的,我绝不是瞎编,昨晚亲眼见着了,真

是带把儿的,就是不大,也就……手指头粗细长短!」

「什么?」胡科长惊叫一声,瞪大了眼睛,惊愣了好一会儿,使劲拍打着沙

发,乐得不慎嚼了刚抽出烟盒的烟,「哎呀呀,我说从头回见,就怎么瞅都不顺

眼呢,原来是个不男不女,哈哈哈……」

急忙吐出嚼碎了的烟沫,胡科长从茶几上拿了一瓶矿泉水,顺势递给我一瓶

饮料,用矿泉水漱了一会儿口,小声提醒道:「这事儿,你可别瞎嚷嚷去啊,跟

我说说就行了!」抬手指了指天花板,「人家上面有人,明白不?」

我坐直了腰说:「哪能呢?您放心吧!其实,我也只能跟您说说,因为说的

对不对,您都能不怪我嘛。」

听我详细讲了一遍,如何知道雅琦是人妖的经过,胡科长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拍打着我的肩膀说:「你小子真行,我觉得你是个人才,真没看走眼。这个不男

不女的,平日牛得尾巴都翘天上去了,竟然让你给收拾得,又下跪又磕头的,哈

哈哈……」

就雅琦是人妖的话题,很解气地聊了一阵,我将喝完的饮料瓶扔进垃圾篓,

掏出烟先递给了胡科长一根,故作随口地问道:「科长,我汇报完了,哪天回去

啊?是直接回广州,还是再去沈阳啊?」

胡科长说:「难得来回香港,你着啥急啊?我只带着米志国、段平来的,你

既然来了,跟我一块回去吧,等查内鬼的事儿完了,在香港好好玩玩,多购点儿

物再回去。」

我挠了挠头说:「科长,我当然想在香港多呆些天,可这儿不是咱的地盘儿,

关键……这儿说了算的是雅琦,整天圈在开在楼内的酒店里,这层楼都不让出,

只能透过窗户看看大香港,还不如早点回去呢!」

胡科长冲我一摆手,「那个不男不女的,凭着是她发现的卧底,关键能吹枕

头风儿,抢着由他来调查。三爷不糊涂,卖他个面子而已,正经还得让咱们查,

要不把我叫来干啥?」

拿出两盒好烟扔给我,胡科长接着说:「这家酒店归老六管,那个不男不女

的,拿着鸡毛当令箭,财务科是在深圳,也不是他的地盘儿,不用惯着他。老六

也从深圳过来了,有事儿去见三爷了,明天就回来了,酒店的人都听老六的,等

老六回来了,那个不男不女的,就没法猴子称霸王了。」

威虎山贩毒集团的六金刚,是总务科的科长,听说原籍上海,年轻时来了香

港做裁缝,所以外号缝六,与五金刚胡科长,其实都互相藏着心眼,但跟七金刚

雅琦也不对付,现在都被雅琦压过了一头,暂时与胡科长结成了伙儿。

第二天傍晚,缝六果然回来了。这家酒店员工,都是缝六的手下,虽然受到

了雅琦的拉拢,时间有限,最多有一两个真正被拉了过去,依然都听命于缝六。

不过肯定是座山雕交代了,因为出了内鬼,非长期活动在香港的团伙成员,不能

随便出去逛,缝六回来后,我和胡科长在酒店内的活动不受限了,依然不能出酒

店。

开始接近了威虎山的核心,更必须要尽快联系上组织,可是估计要到离开香

港时,才能出这栋开在大厦内的酒店,我干脆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救出杨维。

冷静地前后考虑了一番,觉得有机会也只能冒一把险,我确定了要救出杨维

的主意。当然不能贸然动手,趁得在酒店内的活动不受限了,先摸起了情况。

开在大厦内的这家酒店,其实上下分为了两层楼,就大厦的总体格局算是一

层楼,内部的一层是客房和餐厅,二层是有KTV、酒吧、健身房等的休闲娱乐

区,称得上是装修奢华设施齐备的高级酒店,毕竟开在了商务大厦内部,规模称

不上是大酒店。

威虎山的总部是在香港,下面的各个部门,是在广东的不同城市,开了这家

酒店,应该主要是为了便于在香港聚齐,所以这家酒店是会员制度,不是谁来了

都能住,酒店员工有五六十人,并不全是贩毒集团成员,多一半是服务员、厨子。

临时作为调查卧底的地点,当前以内地游客名义住在酒店的人,有以胡科长

为首的保卫科的四个人,以及雅琦为首的财务科的五个人,分别是雅琦和她的助

手阿眉,沦为贩毒集团性奴的梁丽,雅琦的两个保镖阿A、阿B,也就是那两个

肌肉男奴。

我很快摸清了酒店的情况,利用缝六与胡科长暂时结成了伙儿,与缝六的亲

信细聪套上了近乎,从这小子嘴里了解到,平时看押杨维的人是缝六的手下,雅

琦和她的四个手下,是住在了那间有三个屋的高级套房。这家酒店设有密室,主

要用以团伙秘密聚会,旁边有一间小屋,属备用平时没什么用,杨维是被关在小

的密室里。

顺利摸清出了所需情况,我沉住气没急着动手,合计了一个灵活的行动方案,

耐心等待起了机会。

缝六回来的第三天是周六,晚上缝六开了间KTV包房,请胡科长和三个手

下喝酒。吃喝的差不多了,缝六说雅琦带着阿眉出去办事了,要明天上午才能回

来,他趁机将梁丽抢了过来,随后将人送去胡科长住的房间,胡科长一摆手说,

哪就大家一块玩玩,让我想个刺激的玩法。

我听了心里一动,稍微琢磨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够创意的玩法,胡科长和

缝六等人听了,当即发出了得意的淫笑。

一个小时后,梁丽穿着一套婚纱感觉的情趣内衣,被一大群人带到了密室

……

(动图601)

「哈哈哈……」缝六使劲捏了几下,梁丽的一对豪乳,「这个肉弹骚货,让

她穿上婚纱,大家一起日她,太他妈滴爽啦!」

胡科长从后面拍了一下,梁丽丰满的大屁股,「既然是婚礼,光新娘不行啊,

得给她找个新娘啊!」

缝六扫了一眼,聚集在屋内的十几个人,冲站在门口的一个驼背老头喊道:

「老鼋,侬个老光棍,今天帮你幸福一下,给你娶个大胸老婆。」

我抬头看了过去,被缝六称呼为老鼋的驼背老头,实际也就五十来岁,因为

腰弯得像虾米,乍看像个老头,一脸的苦大仇深相,演杨白劳不用化妆,怎么看

不像贩毒团伙的成员。

见细聪站在了旁边,我捅了他一下问道:「怎么你们这,还有个刘罗锅儿啊?」

长得跟根葱似的细聪,已经把裤腰带解开了,眼盯着梁丽说:「这个老家伙,

是越南华侨,十几年前,偷渡来的香港,无亲无故,一条腿还是残疾的,只能捡

垃圾啦……至于他怎么入的伙,为什么外号老鼋,这些我都不清楚啦……」

老鼋听缝六说让他扮新郎,明显是不愿意,但没敢说不同意。两个小子将他

拽了过来,有人还将脱下的一件黑西装,强行套在了他的身上,又有人给他系上

一条红色的领带,哄笑着将他推到了梁丽的身前。

缝六掐住了梁丽的一只奶头,淫笑着问道:「穿上了婚纱,还有了新郎,侬

开不开心啊?」

梁丽已被驯服成了性奴,脸上露出了很开心的表情,「谢谢六爷,给我办了

这场婚礼,再次穿上了婚纱,我非常开心。」

「哈哈哈……」缝六拉住梁丽的胳膊,让她与老鼋面对面站到一起,松开手

转到后面,抓住了一对豪乳,使劲地揉着问道:「哪侬要怎么感谢我们啊?」

梁丽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呻吟声,脸上依然开心的表情,「我要在婚礼现场,

当着老公的面,让大家操我……」

胡科长已经把裤子脱了,将梁丽拉到了摆好的垫子旁,冲老鼋一挥手,「你

还不过来,等我上完你老婆,让你也过过瘾。」

老鼋被推到了垫子旁,后面有人按住了他的肩膀,强迫他跪到了垫子旁。胡

科长将梁丽推倒在垫子上,命令梁丽双手和双膝着地,脸朝着跪在垫子旁的老鼋,

迫不及待地地从后插入鸡巴,拍打的梁丽丰满的大屁股,呼哧呼哧地开始了操干。

「看着侬的新婚老婆,在婚床上被日,侬个老光棍,爽不爽啊?」

「当然爽了,你们看,老鼋的鸡巴,好像挺了哦。」

「他个老家伙的鸡巴,早就不行了,爽是因为看别人干他老婆。」

「是是是,五爷真威猛,干得他老婆,两只大奶子,不停地向前甩着。」

「哈哈哈……」

土肥圆身材的胡科长,长年酒色过度,性能力其实很弱。借着一股子亢奋劲

儿,上来操得很猛,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而且是谢了不是射了,趴在梁丽的身

上喘了一会儿,拔出的鸡巴明显没有射精。

胡科长头一个操完了,当然轮不到「新郎」老鼋,缝六紧跟着操上梁丽。缝

六还不如胡科长,几乎就是秒射,好歹射了出来,从逼里拔出鸡巴,将不多的稀

疏精液,射在了梁丽的一只豪乳上。

两位领导的干完了,站在旁边观战的十几个人,蜂拥扑向了梁丽,缝六急忙

喊道:「你们他妈的,都是色痨鬼!注意,她后门没开过,不能插她的菊花,也

不许咬不许啃,玩坏了还要送医院。」

梁丽撅着丰满的大屁股,前倾着上身跪在床垫上,阴道被不同的鸡巴抽插着,

两只手里始终握着一根鸡巴,不停地往嘴里送着,两只G杯罩的豪乳,被多只手

揉搓得不停变形着,脸上依然是幸福开心的表情。

(动图602)

这间大的密室,主要用以团伙秘密聚会,总务科的团伙成员,应该是常聚在

此赌钱,至少有两百平的这间大密室,凌乱地摆了几张简易方桌,上面堆着扑克

牌、麻将牌,桌子旁边摆的坐位,有凳子有椅子还有沙发,都是有损缺的酒店用

具。

我本来也没想加入,趁得确实挤不进去了,点上了一根烟,坐到了人群后的

一张凳子上,边抽烟边观看着,见我想的这个让梁丽穿婚纱的创意,这时整个被

忽略了,老鼋趁机躲到了一边,我在心里嘀咕道:「看来这个威虎山贩毒集团,

远不如真正的东北威虎山,玩个群P都扣不准主题。」

偷眼观察了一番,密室里的十几个人,注意力都在梁丽的身上,谁都没有留

意到坐在人群外的我,且只打开了中间的主灯,至少有两百平的这间空旷大屋,

只被照亮了中间区域,四周的光线不是太亮。

又点上了一根烟,我站起身走向了正中,假装要挤进人群但没挤进去,挥动

胳膊牢骚着倒退向了后,但没有移动向刚才坐着的凳子,倒退着移动向了门。停

到了能看清门的距离,我背对着门站住脚,稍向左偏头斜眼观察向了门,密室的

厚重铁门,只关上了没有锁。

我事先依然侦查到,作为威虎山秘密据点的这家酒店,相当于有大小两间密

室,小的那间是备用平时没什么用,杨维是被关在小的密室里。

密室是在酒店内部的二层,外面是酒店的健身房,所在位置是楼体的转角,

这样便于隔出一个夹壁空间,本来是弄了一间密室,因为楼体转角处有个额外空

间,所以干脆又弄了间小密室。开启密室的门,是伪装成了墙壁,进来是一条弧

形封闭楼道,约有十五米长,走到头就是大密室,小密室紧挨着在大密室门的左

侧。

精心伪装的密室外门,从外面开启时,需要用带密码的遥控器,从里面开启

时,只需按一下内旁的一个开关,从里面开门时,门打开仅10秒会自动关闭,

相当于出去就进不来了,如需要在里面长时间开启门,只能用带密码的遥控器。

不知道的根本发现不了有密室,开启密室外门的遥控器,平时只有缝六掌握,所

以进到密室的里面,关不关密室的内门都无所谓。

确定了大密室的门,只关上了没有锁,我急忙走离了门旁,再次走到密室的

中间,假做要挤进人群,还是没能挤进去,牢骚着点上一根烟,坐到了方才坐着

的凳子上。

「这边正玩轮奸,那边看杨维的人,肯定过来了。衣服散乱的扔在四周,不

知道今晚看杨维的是谁,但从乱扔着的衣服里,应该能找到钥匙。」

抽着烟合计了一下,我从再次从凳子上站起来,继续假装想挤进人群但挤不

进去,这次没有离开,假装透过人缝向里张望着,翻着地上散乱扔着的多件衣服。

翻找了十几套衣服,从一套酒店员工制服的兜里,找到了用绳子栓在一起的

两把钥匙,现在很少有人用绳栓钥匙了,应该分别是小密室门和关杨维铁笼的钥

匙。我情不自禁感觉很激动,急忙将钥匙塞进了裤兜里,牢骚着坐回了那张凳子

上,继续观赏起了现场AV。

这时围奸梁丽的十多个人,差不多都射精了一次,有的还没有正式操,是自

己撸射出来的,但轮奸依然在热烈地进行着。

(动图603)

我坐在凳子上看了约一刻钟,缝六提着裤子走了过来,我急忙起身将凳子让

给了他,缝六坐下后问我道:「侬怎么坐在外面抽烟呢啊?」

「老缝,你这帮兄弟,咋都跟苍蝇见了肉似的。」我没等回答,胡科长走了

过来,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穿婚纱这个创意,可是我的兄弟想出来安排的,嘿,

你的兄弟们倒好,操上了就全忘了。」

缝六朝人群中看了看,梁丽头上的婚纱纱巾都没了,不禁觉得很没面子,站

起身喊道:「喂喂喂,你们这些色痨鬼,忘了我们是在给老鼋办婚礼吗?能不能

有些组织性纪律性。」

正在热烈进行的群P,忽然被缝六的嚷嚷声打断了,缝六的手下们都一时愣

住了,米志国见胡科长正对他使眼色,头一个反应了过来,冲躲到一边的老鼋喊

道:「嗨,给你办婚礼,你咋还躲开了,赶紧过来陪你老婆。」

段平紧跟着喊道:「蟒强,你鸡巴最大,躺垫子上,咱们把新娘抬起来,给

她来了坐花轿。」

蟒强个头接近一米九,身体非常强壮,而且身形有些怪异,上身长下身短,

跨间挺着的鸡巴非常粗大,乌黑梆硬,如同一条乌黑怪蟒。

在米志国和段平的指挥下,蟒强挺着鸡巴躺在了床垫上,两个身体也很壮的

家伙,拽着胳膊端着大腿,一左一右抬起来了梁丽,还有个身材瘦小的四眼,跪

在了梁丽的屁股后面,用手扒开了两片大阴唇。

「那个谁,把头上的婚纱捡过来,给她戴上。」米志国继续指挥着,等有人

将纱巾挂在了梁丽头上,接着喊道:「来来,鸡巴对准了逼!好好,一二三,放!」

阴道口距离龟头有半尺来高,呈叉开腿姿势的梁丽,突然被抬着她的两个人

松开了,咕噜一声,蟒强能有一尺长的粗大鸡巴,整根刺入了下体,梁丽发出了

嗷的一声惨叫,头向后一仰翻了白眼。

「来来来,抬花轿,哈哈哈……」米志国比划叫过两个人,一左一右抓住梁

丽的两只胳膊,「使点儿劲啊,抬着她上下动,一下一下的挨操。」

段平趁势对老鼋喊道:「你别往后缩啊,过来好好看着,你老婆上花轿。」

梁丽被两个人来回地抬起放下着,蟒强大棒槌一样的粗长鸡巴,一下一下的

在她的逼里进出着。在被培养成性奴的过程中,梁丽的身体有意被培养得很敏感,

被抬起放下的节奏不快,一尺长的大鸡巴,整根地在下体内进出着,梁丽发出了

难以承受的嚎叫。

细聪和那个身材瘦小的四眼,一左一右按住了老鼋,强迫他面对面看着梁丽

被操的情景。实际跟梁丽并不是夫妻,但在周围人的羞辱言词中,老鼋的表情显

得很屈辱。

梁丽身材非常丰满,来回抬动着她的两个人,没一会儿就抬不动了。蟒强操

得正来劲,推开梁丽抽出鸡巴,马上抱住了梁丽的腰,坐到了床垫后面沙发上,

让梁丽倒骑在他身上,从下面继续起了猛操。这家伙身体真是好,用腿将梁丽架

得双脚离了地,依然能快速挺动着下身。

蟒强操了没多少下,群P主题刚找到又被忘了,十几个都是全身赤裸的家伙,

围拢到了梁丽的左右,老鼋趁机再次躲到了一边。

(动图604)

缝六见手下又忘了主题,站起身又要嚷嚷,胡科长笑着拉了他一把,「行啦,

你这帮兄弟,也是憋得,整点儿酒菜来,坐旁边看着吧,这可比看A片刺激多了,

哈哈哈……」

蟒强的性能力非常强,连续挺动下身操了好一阵,倒起在他跨间的梁丽,依

然是全无要射的样子。这个姿势下别人不便上手,那个身材瘦小的四眼,右手撸

着鸡巴,左手推了一下蟒强,「你行不行,快点让开,轮到我啦!」

「去你妈的小乌龟!」蟒强抬起粗壮的大手,当胸一把,将身材瘦小的四眼,

推出去了七八米远,一个腚蹲重重摔在了地上。

蟒强有点缺心眼,平时在团伙里,别人都欺负他,此时操得正来劲,强行把

他推开,如同强壮巨蟒般的这家伙,被惹怒了什么都干得出来,其他人见势都后

退了几步,都没敢说蟒强什么,出于找面子的心态,纷纷调侃起了被推倒的四眼。

「钱小柜,你长得跟小乌龟似的,那根小鸡巴还是省省吧?

「对了,刚才应该让你个小乌龟,来当新郎啦,哈哈哈……」

「他们年纪差了这么多,做夫妻怎么合适呢,下次再玩,让他们做母子…

…」

「对对对,小乌龟不是经常吹牛,真的操过他的亲生妈妈,下次让他妈妈来

当新娘,哈哈哈……」

蟒强越操越来劲,挺住抽插喘了一会儿,抱着梁丽从沙发里站起来,将梁丽

放在了床垫上,掰着两条大腿继续起了猛操。梁丽已经被操得不行了,被放在床

垫上,遭到了更猛烈的抽插,很快大张着嘴翻了白眼。

「你个大奶子母狗,我操死你,操死你……」蟒强有了射精的感觉,情不自

禁地大声骂起了粗口,继续猛操了一阵,快要射出来了,低头紧盯着梁丽的脸,

大声地问道:「你个贱货、婊子、贱母狗,我操得你爽不爽,舒服不舒服……」

蟒强大吼了一声,终于射精了,直接射在了梁丽的逼里。梁丽已经被操得,

进入了半昏迷状态,等蟒强喘息着从她身上爬了下去,完全被操得绽开的丰满阴

户,流淌出的白花花的精液。

轮奸马上继续了起来,有人将梁丽拖进厕所,冲干净了她的身体,又将她拖

回了床垫上。梁丽经过冷水冲洗,这时恢复过来一些,主动仰面躺在床垫上。挂

回头上的白色纱巾又掉了,两只白色的高跟鞋早甩没了,腿上穿的白色蕾丝骑腿

丝袜,也已被水淋湿了,抢先趴在她身上一个纹身男,顺手扯掉了两双丝袜。

纹身男跪在梁丽身前,淫笑着插入了鸡巴,开始了猛烈的抽插。蹲在梁丽头

两边的两个家伙,扒掉了梁丽手上戴的白手套,被扒得一丝不挂的梁丽,主动伸

出双手,套撸起了递向她的两根鸡巴。

(动图605)

胡科长好色更好酒,拿出随身不离的不锈钢酒壶,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眼

前的现场AV。缝六是个十足的色痨,酒色过度,鸡巴射过一次很难再硬,坐在

了凳子上,一边看着一边撸着鸡巴。

纹身男大叫了一声,拔出鸡巴,射在梁丽的肚子上,缝六这时鸡巴稍微有些

硬了,从凳子上站起来,提着裤子小跑向了人群。

胡科长见我站在旁边,冲我大声喊道:「嗨,你怎么不上去干哪?这个绝对

创意的想法,可是你想出来的?」

我快步走过来,坐到了凳子上,向前探出上身,坏笑着说:「科长,我还是

省着点儿力气,等着玩雅琦吧,呵呵呵……」

「哈哈哈……」胡科长很开心地笑了,探身递给了我一支烟,「你小子,真

他妈是个人才,当初我坚决把你抢来保卫科,绝对没看走眼。」

这时梁丽被三个人抬了起来,一个人在后面托着她的腰和头,两个人一左一

右端着她的两条大腿,显然是缝六吩咐这么做的,随即这家伙就站在梁丽身前,

哈哈淫笑着插入了鸡巴。

那个细聪是缝六的心腹,这小子看来很会溜须拍马,拽过来了躲到一边的老

鼋,叫喊着吩咐两个小子,强迫老鼋头供地跪在地上,提示缝六将一只脚,踩在

了老鼋的头上。

缝六因此更觉兴奋了,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踩着老鼋的头,使出最大力

气,连续挺动着下身。梁丽被操得大声浪叫着,更多是在迎合缝六,老鼋跪爬在

地上被踩着脑袋,真被踩得很快就上不来气了,显得很痛苦得呼哧呼哧喘息着。

「操!」胡科长骂了一声,仰起脖子灌了一口酒,「缝六这家伙,不亏是裁

缝出身,也他妈这么没品味,难怪他手下总务科的人,整个一群乌合之众。」

领导可以说领导的坏话,下面的人不能跟着说,我假装没听见,向前探出上

身,问胡科长道:「对了,科长,这个梁丽,不是她丈夫,是打入我们内部的卧

底吗,怎么进财务科了?」

胡科长说:「这个大奶子娘们儿,早忘了她老公是谁了,雅琦不是跟三爷

……所以,把她给要过去了。」

我探着身点了点头,故作随口地又问道:「科长,雅琦带着阿眉,出去干什

么去了?」

胡科长拍了我一下,凑近了我的耳边说:「她不养了个小白脸,在香港大学

教书嘛,肯定是周末去见老公了!他妈的,就算是为了钱,跟个人妖结婚了,这

小子应该是个受儿。你别着急,这个不男不女的,收拾完了他老公,肯定想被人

收拾,你今晚省省力气,等着收拾他吧。」

缝六性能力很不咋地,没一会就射了,这时提着裤子走了过来,我急忙站起

身,将凳子让给了他。

胡科长甩手扔给我一盒烟,我伸手接住了烟,抠开着烟走开了,趁机再次接

近向了门。见靠近门的位置,放了一把椅子上,我捏着抠出的一片锡纸,坐到了

这把椅子上。偷眼朝四下看了看,依然没人注意到我,从兜里摸出一支小号圆珠

笔。

翘起二郎腿,用右大腿挡着左大腿,我用左手握着笔,在锡纸白纸的一面,

快速写了一行字:你安全后,打这个电话,告诉我钱在哪。紧跟着在字的下面,

写了一个手机号码,假装写得匆忙,前三个数字和后八个数字,隔开了少许距离。

看了看围住梁丽的十几个人,轮奸得正来劲,坐在西侧的胡科长和缝六,看

得正来劲,我做了几次深呼吸,从椅子上站起来,快速溜到了门前,轻轻打开门

闪了出去。

(动图606)

从那套酒店员工制服内,找到了两把钥匙,其中大的一个,果然是小密室门

锁的钥匙,我轻轻地插入钥匙打开门,只将门打开了一条缝,见屋内没开灯锅底

黑,轻轻的将门拉开一尺宽,快速闪身进去,轻轻地从里面关上了门。

杨维其实是装得傻了,马上发现有人黑着灯悄悄溜进了屋,铁笼发出了吱吱

的声响,我急忙用变换的声音说:「别出声儿,我是来救你的。」

摸索着打开了铁笼的锁,我继续用变换的声音说:「沉住气,旁边的屋子,

有很多人,我先去看看,你等三分钟,如果没动静,你再出去,我在旁边的大屋,

帮你拖住他们。来不及多说了,这张纸条你拿着。如果逃不出去,别反抗,命留

住了,我还有机会救你。」

我说完快速离开了小密室,回到了大密室,再次来到了人群前。等了约一刻

钟,我再次溜出了大密室,发现小密室的门开着一条缝,杨维看来已成功逃走了,

我急忙锁上了小密室的门,溜回了大密室,将找到的钥匙,装回了那套员工制服。

坐到了靠近群P现场的沙发里,我暗暗的长舒了一口气,掏出烟点上一支,

深吸了两口烟,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12点半。

梁丽遭受的这场轮奸,持续到凌晨2点多,直到所有人都操不动了,这才终

于结束了。

今晚负责看押杨维的人,应该是操得太累了,跟着众人一起回了房间睡觉。

没有当即发现杨维跑了,我的心里更踏实了,虽然没有参与群P,这一晚始终精

神高度紧张着,精神放松了下来,我回到房间洗了澡,躺到床上当即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9点多,雅琦和阿眉回来了,这才发现杨维逃跑了,同时还发现,

雅琦的两个保镖阿A、阿B,竟然被杀死在了关杨维的那间小密室里。

胡科长的心腹手下段平,竟然懂得专业法医知识,检验过尸体后很有把握得

给出,阿A、阿B被杀的时间,是零点到凌晨一点之间。至于凶手当然明摆着了,

肯定是逃跑了的内鬼杨维。我对此却有些疑惑,虽然我救出杨维的时间,是在阿

A、阿B被杀的时间范围内,但这两人并不负责看押杨维,半夜时分去了关杨维

的小密室,谁都不知道,谁都没发现,可凶手也只能是杨维,否则就成鬼吹灯了。

成功救出了杨维,却是多了一起凶杀案,我更多感觉到的,是一种被枪口逼

住脑袋的恐惧。不过我暗自合计了一下,已查实杨维是香港警方的卧底,他突然

逃跑了,在作为秘密的这家酒店的团伙成员,肯定是会立即转移,我肯定是与胡

科长、段平、米志国,一起离开这家酒店,马上就离开了狼窝,起码短时间内能

确保安全,可以根据事态发展选择应对。

然而我却是想错了,这家酒店的团伙成员,并没有转移,开始都吓麻爪了的

胡科长和缝六,随即又都镇定了下来,看样子非常确定警察不会来。我因此心更

提到了嗓子眼,只能是尽最大限度保持着镇定,做好了当无名烈士的心理准备。

第二天的晚饭后,胡科长将我领出了酒店,看样子并没有怀疑我,但让我觉

得很奇怪的是,并没有将我带出这栋大厦,而是将我带到了,仅在酒店下层的一

家证券事务所。

我和胡科长坐在一间奢华的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走进来两个都是四十

多岁的男子,都是典型港式土豪的气质扮相,我没见过这两个人,但马上想到了,

这两个港式土豪,分别是三金刚三角豹和四金刚四眼龙。

三角豹是威虎山运输科的科长,四眼龙是威虎山外贸科的科长,贩毒集团的

运输科和外贸科,具体干什么勾当,我尚且全然不知,听保卫科的人说过,三角

豹和四眼龙都是香港人,原来都是「和胜和」的黑社会成员。对应于这两人的职

务,管这家证券事务所的人,应该是四眼龙。

胡科长没什么正经本事,非常善于在酒桌上拉关系,三角豹和四眼龙都是江

湖出身,都跟胡科长关系不错,当然是表面义气的酒肉朋友。我之前没见过三角

豹和四眼龙,胡科长先做了引荐,显得很器重得夸赞了我好一番。三角豹和四眼

龙听完,跟着也夸了我一番,我当然要表现得谦虚谨慎了。

从江湖套路的大通废话中,我听了出来,胡科长为何将我带来了四眼龙这里。

就杨维逃跑和阿A、阿B被杀,圈出了一批怀疑对象,需要接受隔离审查,我是

其中之一。胡科长已拿我当了亲信,更不想自己的手下出卧底,贩毒集团不讲什

么证据确凿,可能觉得像就灭口了,我的嫌疑应该不大,所以胡科长将我领来了,

与他关系不错的四眼龙这里接受隔离。

眼龙真挺够意思,给我安排了一间闲置的办公室,当然我其实是被软禁了。

这间办公室内部带有卫生间,用不着出去上厕所,一日三餐有人送来,外面有人

守着,有电脑但上不了网。胡科长这么做确是好意,我干脆装着糊涂,老老实实

地呆在了这间办公室。

原来总务科和外贸科,都在这栋商务大厦,看来威虎山团伙的核心部门,有

可能都在这栋大厦。可是连这栋大厦叫什么都不知道,电脑上不了网,除了几个

单机游戏什么都没有,我只好是在这间办公室,偷偷地搜找起了能了解这栋大厦

的东西,找了两天加一个晚上,从柜子底下找到了一张旧的消防逃生手册。

原来这栋商务大厦,分为了上下两个部分,下半部分是砖块形的写字楼,上

半部分为圆柱形的创意商务楼,中间有一个方形天井,横截面为铜钱形状,故此

单是上半部分,名为「孔方大厦」。相当独立楼上楼的「孔方大厦」,总体上共

五层,楼层高度有普通楼的两三层高,有多架直通大厦底部的电梯,与下半部的

砖块形写字楼,相当于是分隔开的。

了解了这栋大厦的结构,我基本上推断确定,相当独立楼上楼的整座「孔方

大厦」,都被威虎山贩毒集团租下了,换一个说法,这座「孔方大厦」,就是威

虎山!

元气封神破解版

混乱封神

择天仙诀破解版

仙迹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