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智取威虎山第三章赌球游戏

发布时间:2021-01-21 03:49:31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第三章 赌球游戏

世界杯期开始前,我加了名为「芳华」的QQ群,是了解到雨田加了这个群,

借此先在网上认识她。了解到雨田拜金虚荣,我加入了「芳华」QQ群,没急着

加她的QQ,先在群里聊起了天,准备先引起了雨田的关注,再顺其自然地与她

互加QQ好友。屌丝多年,座山雕给的任务经费不算多,装土豪很容易露馅,我

装起了色心大易上当的感觉。

世界杯开赛的第三天,迎来了端午节小长假。周六这天上午,我起床后先吃

了早饭,打开了电脑上了QQ,点开「芳华」群的聊天框。平时上午群里在线的

人不多,这天赶上周末加小长假,在线的人相比以往多得多,这届世界杯掀起了

赌球热,大家正在聊着赌球的话题,我也加入了群聊中。

群聊正热闹时,「脆皮饼干」上了线,先发了个问候表情,又发了一条语音

信息:「好几天没来群里了,总算挨到放假了,大家端午节快乐!」

「芳华」QQ群的群主,相当等于不存在,建群的QQ从没上过线,群管理

只有一个,网名叫「咻芳」。

「咻芳」几乎每天都在线上,她与「脆皮饼干」很熟,马上打字回应道:

「饼干姐,你没来的这几天,加进来挺多新人,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嗯……我身高一米六,体重约九十斤,颜值和身材,都还算凑合吧,已经

是四十多的大妈了,具体年纪就不说了吧,哈哈哈……」

「咻芳」又打字道:「饼干姐,大家正聊赌球了,群里懂球的姐妹,好像就

你吧?正好你来了,哪你就跟大家玩把赌球赌吧。」

「脆皮饼干」群名片标注的是夫妻,其实是自己加的群,在群里很活跃,发

言都是发语音信息,说话声音很好听,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咻芳」这么一说,

在线的男士们纷纷回应。

「今晚梅西要出场了,就赌这场吧!」

「行,男的压钱,女的压自己,输了要跟赢了的男的做!」

「是只压胜负,不整盘口、赔率那些复杂的了!」

「好好好,我压阿根廷赢!」

「我也压阿根廷赢!」

「脆皮饼干」发语音信息回应道:「不是吧你们,我还没同意呢?好吧,赌

就赌!你们都压阿根廷,我只能压另个队了呗?胜负平仨结果呢,我能压俩呗?」

「阿根廷今晚跟冰岛踢……」

「我们吃点亏,让你压俩结果……」

「咻芳」这时打字道:「不能说了就算啊,得把钱压了才算。微信、支付宝

都行,赌注是两千,饼干姐输了,要跟男的做,男的输了,当然钱不退啦。暂时

仅限一人,谁先压上钱算谁!饼干姐,你发个支付二维码。」

一说要先压上两千块钱,方才还很热闹的群聊天框,顿时陷入里平静。纯靠

人品的赌约,女的输了不认帐,最多会被踢出群,男的自是不敢轻易打钱。

我一见这是吸引雨田关注的好机会,打字表示了让「脆皮饼干」发个支付二

维码,「脆皮饼干」没想到真有要打钱的,在群里发了个微信支付二维码,我真

就当即打了两千块钱,马上又有人抱怨没能赶上,更多还是认为我是个傻子。

阿根廷与冰岛比赛,结果是1:1,「脆皮饼干」赢了两千块钱。第二天,

我以「脆皮饼干」赢了一次不能跑为由,再次以相同的方式找她约赌球,这次我

赢了,同时引得了雨田的关注,顺利与雨田加了QQ好友。让我没想到的是,

「脆皮饼干」输了没赖账,主动约我见面开房。

(动图301)

上午10点来钟,「脆皮饼干」约我在中街见了面。在群里聊天时,「脆皮

饼干」说她已四十多了,面对面的见到了真人,给人的感觉很年轻,也就三十来

岁的样子,同时长得漂亮且很有特点,个头不高,也就一米六,小巧玲珑的运动

型身材,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脸长得妩媚且俏皮。

之前在网上都没有怎么聊过,当然不能见面就去开房,我先请「脆皮饼干」

吃了顿午饭,彼此感觉都不错,「脆皮饼干」吃饭时用携程软件开好了酒店房间,

出饭店后直接来了酒店进了房间。本着进一步酝酿一下做爱感觉,在房间继续闲

聊着,「脆皮饼干」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李卉。

真名李卉的「脆皮饼干」,主动转到了性话题,说她感觉自己的m倾向很强,

但现实玩sm的次数不太多,暂尚不清楚具体喜欢那些调教内容,更多还是喜欢

做爱,倒是很明了地告诉了我一点,她能接受且喜欢肛交。

李卉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短裙,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聊了一会儿性话题,

斜着身坐在了床上,小巧玲珑且肉感十足的身体,看着显得更加诱惑了,我鸡巴

当即在内裤里梆硬了。李卉明显是以此暗示,可以上她了,我和她顺其自然地开

始了。

彼此感觉还有些陌生,就是按常规的套路做的爱,我和李卉的第一次做爱,

没有什么值得可写的内容。不过做爱是男女最佳沟通方式,我和李卉做过了一次

后,彼此感觉很亲热自然了。

躺在床上休息了约一刻钟,下床一起来了卫生间洗澡,李卉说接下来要插后

面,她需要重点清洗一下后门,说被看着洗菊洞她觉得不好意思,让我先出了卫

生间。李卉看来经常肛交,很快就从卫生间出来了,并且穿上了旗袍短裙和高跟

鞋。

李卉会抽烟,跟我要了一支烟,从挎包了拿出手机,夹着烟斜躺在床上,一

边玩着手机一边与我聊着天,一根烟抽完了,探身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顺势坐

在床沿上说:「唉,芳姐、冰姐她们几个,知道我赌球输了,今天跟你开房来了,

这个群儿有一个外网直播间,刚才我去了群里,她们嚷嚷着让我直播。」

显然是李卉想这么玩,我顺应道:「哪就直播呗,正好算是个创意刺激嘛。」

李卉假做害怕地说:「啊,不是吧!老实说,你的那个,比我老公的大多了,

刚才你插我前边儿,就弄得我嗷嗷得叫,接下来插后边儿,肯定整得我哭爹喊妈

的,还要给他们看着啊?」

我想了想说:「嗯……玩直播,有个情节,会更刺激,是吧?哪……这么玩

吧,就说你老公赌球输了钱,你只好替老公肉偿还债,哈哈哈……跟群主题和世

界杯都对上了……嗯,就这么玩啦!」

李卉做出了一副被迫的姿态,探身将她的手机递给了我。因为端午节放假,

在线的人很多,群管理「咻芳」也在。我先以李卉的口气告诉「咻芳」,同意在

群直播间玩直播,「咻芳」随即在群里发了个公告,以及外网直播间的链接,在

线的人急忙都进了直播间。

我拿着手机站在床前,对准了坐在床上的李卉,但没有拍到她的脸,重点展

示了一番她的身材、穿着,根据刚才想的那个情节,让她先说段开场白:「昨天

我老公输了挺多,只好让我肉偿了……」

在直播间里面,观众只能打字发言,李卉的话没说完,有人打字道:「是挨

操一次,还是挨操一晚啊?」

李卉假做无奈地说:「当然是肏到人家满意啦,谁让我老公输了钱还不上呢

……」

又有人打字道:「你好像没穿内裤哦,不是已经被肏过了吧?」

李卉继续假做无奈地说:「穿内裤了,确实先被肏过一次啦,所以没戴胸罩,

刚才是插的小逼,接下来要插屁眼儿……」

发言顿时更热闹了,纷纷要求赶紧直播肛交,李卉显得更无奈地说:「啊

……太羞啦……他的鸡巴又粗又大,刚干完小逼,又要干屁眼儿,还给很多人直

播着看,好丢脸啊……」

这时「咻芳」打字道:「你们别发弹幕了,赶紧开始正戏吧。」

(动图302)

我让李卉从床上下来,先走到了窗户前,背对着摄像头,满满地脱下了旗袍

短裙,确如她刚才所说,果然里面只穿了内裤没戴胸罩。

只剩下了脚上的黑色高跟鞋,李卉跪爬到了床边的沙发上,视频中出现了一

只手,抽打起了她不大但饱满的翘臀,李卉连续发出了浪叫声。

打了十几下屁股,我的手出离了视频范围,李卉扭头朝向了摄像头,表情无

奈地浪吟着说:「我的老公,太缺德了,竟然赌球把我输给了别人……这回真是

惨了……不光要被肏小逼……完了还要爆屁眼……啊啊啊……鸡巴太大了……这

回真要被操死了……」

有人打字问道:「看你骚得,肯定是被玩爽了,巴不得你老公,把你输给别

人吧?」

李卉扭着脖子回答道:「不……不是的……是我老公喜欢这样,他不光缺德

还变态,就喜欢让别人肏我……」

又有人打字问道:「哪你老公,是不是找很多人肏过你啊?」

李卉一脸无奈地说:「他就喜欢这个,我只能听他的,当然是的了……他还

找过外国人,肏过我呢,差点儿把我肏死了……不过我,还是喜欢被中国人肏,

老外的鸡巴虽然大,但没咱们中国人的硬……」

继续有人问着问题,李卉没等继续回答,已经被推倒在床上,仰面躺在床上

被操上了。我没有出现在视频中,猛操了一顿后,将视频对向了结合部位,证明

插入的确实是后门。

我一边操着李卉的屁眼,一边拿着手机直播着,操到快射出来时,找了个理

由结束了直播。将手机扔到床上,扛起李卉的两条腿,站在床下更猛烈地一顿操,

最后直接射在她的菊洞内。

洗完澡躺到床上,我给李卉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烟,李卉面色潮红地说:

「实话实说,跟你做感觉真好,我很少这么满足了。不过,抽完烟我得回家了,

端午放假,我是趁老公带孩子出去玩,他们回来前我得先回家,哪天都方便了,

咱们再约吧。」

(动图303)

群里的人自是都明白,所谓的替赌球输了的老公肉偿,是随口说的一个意淫

情节,同时自是都联想到,肯定与李卉头天在群里玩赌球游戏有关。因此等到第

二天,群里的很多人,纷纷找李卉约赌球。

赌球合法化的大背景下,这届世界杯掀起了赌球热,好多积极参与赌球的人,

看足球直播只认的梅西,输了就骂踢假球。实际博彩公司并不在乎比赛结果,因

为赌球本身就是不对等的游戏,庄家开出的赔率、盘口,当然要确保对自己绝对

有利,赌球者按庄家开的赔率、盘口下注,赢的几率比庄家小了好几倍,博彩公

司根本用不着花大钱去收买梅西。

「芳华」群找李卉约赌球的人,大多都是只认识梅西的水平。李卉其实也不

太懂球,但可以问我,关键是经我的建议,本着之前与我赌球的模式,下注时只

压胜负平,不带赔率盘口,她可以先选且可以选两个赛果。

如此连赌了几次,都是李卉赢了,总共赢了一万多块钱,同样是经我的建议,

李卉赢了几次后,找说辞不到群里聊天了。相当于我帮她轻松挣了笔外快,本来

之前开房约炮的感觉就很好,李卉口头承诺做了我的m。

李卉既要上班又要接送孩子上下学,我要带着任务跟雨田在网上套近乎,之

后半个来月,我和李卉偶尔在网上聊聊,并没有再见面约炮。

世界杯进行到了半决赛,这天午后,我起床后吃过饭上了QQ,雨田没有在

线,我挂着QQ看起了网页新闻。这是屏幕左下角的小企鹅跳动起来,我点开了

聊天框,见是李卉发来一个表情图,我直接给她发过去了视频请求。

等脸上了QQ视频,我顿时惊呆住了,李卉是穿了一套警服,坐在了办公室。

我惊呆住的主因,是我是打入贩毒集团的卧底,等回过来了神,我急忙现编

着话说:「哪个……姐,原来你是女警啊……嘿,你穿警服,显得飒气,更年轻

了……哪个……你以前说,你儿子都上初中了,是忽悠我的吧?怎么看你都是9

0后啊!实话实话,你到底多大啦?」

李卉听了很受用地笑了,站起身展示了一下身材,坐回椅子上说:「女人的

年龄,对自己都要保密,但我儿子确实上初中啦。可能是我经常健身,身材保持

得还行,其实已经鱼尾纹啦,视频上看不出来,哈哈哈……」

李卉接着说:「我是交警,不管扫黄,更不会舍身钓鱼执法,你不用有压力,

另外,女警也是女人嘛。没告诉你职业,是真不太好说,姓名、年龄等情况,都

是如实说的,其实职业,也没想隐瞒,今天下午没事儿,想到没想,穿着警服就

跟你视频了,哈哈哈……」

可能是觉得以前没说是做什么工作的,而她的职业又有特殊性,李卉给我发

了几张,她穿警服的工作自拍照,证实了她确实是交警,随后坦诚地表示了一番,

不要因她的职业而有压力。

以很特殊的方式认识了一位女交警,确实是偶然事件,可毕竟是与组织失去

联系的打入贩毒集团的卧底,正好李卉此后工作忙上网时间不多,我趁机没怎么

再找她聊天。

终于打探到了有价值的重要情报,下一步的进展也很顺利,不想突然杀出来

个老车(jū)。这个意外真就挺麻烦,我冥思苦想了好一番,决定通过李卉消

除这一麻烦。拿定了主意,看了看今天正好是周五,我耐心地等到下班时间,给

李卉发了条短信,内容就是有些天没联系,发了一个问候性的短信。

李卉给我回过来了电话,彼此问候了几句,语气暧昧地说:「明天老公带孩

子去姥姥家,我可以找个借口不去,没定晚上去不去吃饭,我暂时不确定,明天

白天方便不方便出去,哪明天上午,我先在网上等你吧。」

第二天上午,我睡醒后打开电脑上了QQ,李卉已经在线了,连上QQ视频,

出现在视频中的李卉,只穿了一条红色的内裤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动图304)

「不是吧你,大白天在家穿成这样啊?」

「你不是东北人,在沈阳读的大学,应该知道,东北盛夏相对短,尤其是高

层楼,很多都不装空调,买房子更看供暖好。今年夏天,东北也遭遇高温了,我

家是30多层,今天报的最高37°,老公一早带儿子去爷爷奶奶家了,我起床

后干脆没穿,难得解放一回嘛。」

闲聊了几句,见李卉今天很有感觉,我随即进入了正题,问她道:「你认了

我做主人,可最近你很忙,网上调教,你都没时间,所以我给你下了个指令,自

己认真总结一下,在sm上,具体喜欢那些内容。」

李卉坐到椅子上说:「这些天,我还真认真想了。我觉得吧,我喜欢暴力,

不是针扎穿刺那些的,觉得最能兴奋的有两个,拿手狠狠扇我耳光,拿皮带抽我

屁股,我觉得肯定特别兴奋。你知道的,玩sm我还算小白,暂时能想到的,只

有这两个了。」

李卉又补充道:「当然啦,我肯定喜欢更多,需要你调教开发,因为我很贱

嘛,哈哈哈……以后有机会了,多给我下指令,本着折磨的套路,帮我找到更多

喜欢的。」

我说:「从认识开始,就觉得你很个性,果然你在玩sm上,足够个性!」

李卉笑着说:「这跟经历有关吧。我爸是个老八路,没什么文化,管孩子跟

带兵似的,我虽然是最小的女儿,小时候淘气犯了错,照样拿皮带抽。我和我老

公,属于包办婚姻,他比我大,也当过兵,吵架就打我。我也是贱,从小就被家

暴,反而不被打,觉得不舒坦了,哈哈哈……」

李卉沉默了片刻,「我老公,现在完全满足不了我了,跟你赌球约炮那回,

其实是我憋得受不了了,我没怎么在网上约过炮。不过,我们彼此感觉挺好的,

我确实喜欢这个,哪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做我的主人吧。」

我趁势说:「既然你也都想,哪我就收了你吧,还不跪下拜见主人。」

李卉拧起腰说:「不是吧,我以前没正式做过奴,要给人家个准备过程嘛。

上来就磕头,我真的不好意思做。」

我想了想说:「哪你先自己抽自己几个耳光,打完来了感觉,你就有不会不

好意思了。」

李卉发了几句嗲,闭上眼睛自己抽了自己几个耳光,打完当即来了感觉,下

贱地跪在椅子前,举起手机对着摄像头,连着磕了好几个头。

又命令她自抽了几个耳光,我以调教的口气问道:「你是不是,自愿做主人

的奴?以后是不是,主人怎么玩你都行?」

李卉仰着脸下贱地说:「是的……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主人的奴了……主人

怎么玩我,我都无条件接受……」

正在这时,李卉拿着的手机里打进来了电话,她直接接了电话,讲的是我一

句听不懂的广东话。等接完了电话,李卉又变回了地道的沈阳口音,显得很开心

地说:「我妈来的电话,让我晚上过去吃饭,我编了个借口没去,老公、儿子晚

上在那边吃饭,我可以从家出去了。」

我急忙问了句,「不是,你怎么突然说上鸟语了?」

李卉回应道:「我爸当年打到广东,留到本地工作了,退休又回了东北,我

来沈阳时,已经上高了,我妈是广东人,我们娘俩儿都是广东话。」

(动图305)

中午前,我和李卉在上次见面的酒店前见了面,我本来想先请她吃午饭,李

卉是发着情来的,说她已用手机定好了房间,拉着我直接进酒店来了房间。根据

刚才在网上聊的,进房间我从短裤上抽出皮带,命令李卉脱调裙子跪爬到沙发上,

等她扭动屁股做了会儿下贱动作,抡起皮带抽打起了她的屁股。

「啊……啊……啊……主人好霸气,把我的屁股,打得好痛啊……不过,我

是下贱的性奴隶,就喜欢被主人折磨,主人狠狠打我吧,尽情蹂躏我吧……」

「你个贱货,只打屁股,就够了吗?」

「啊……当然不够,还要……还要打耳光……跪着被主人打耳光……」

「嗯,既然你都要求了,哪还不赶紧跪前边来。」

李卉挺着上身跪到地毯上,我抡起右手,反正抽了她四个耳光。李卉说了喜

欢被狠狠扇耳光,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声音在房间内听得很清脆,李卉则嗷嗷的

一阵痛叫。

「哇,主人太霸气了,打得我直冒金星……我这个贱货,就喜欢被蹂躏,请

主人,再赏赐我几个耳光吧……」

我又狠狠抽了几个耳光,抓住了李卉的头发,羞辱性地问道:「你个贱货,

为什么喜欢被打啊?」

「主人,我从小就被家暴,但我也是真下贱,竟然喜欢上了,被狠狠揍的感

觉……我老公不光家暴我,还经常婚内强暴我,我竟然也因此喜欢让了被强奸

……啊……真是太不要脸了,请主人继续蹂躏我吧……」

打女人我真下不去手,只好以调教感觉问道:「你老公,都是怎么打你操你

啊?」

「他打我很厉害的,都是先扒光了,再拳脚相加……因此我们闹过分居,他

每次要上我,我不同意就会打,打完了再操我,有时是一边打一边操……甚至

……甚至尿到我的嘴里……」

李卉说到这个,忽然抬起头笑着说:「对了,这也是我的一个喜欢,你也尿

我嘴里吧,哈哈哈……」

我听李卉这么一说,当然很想尝试了,将她拖进了卫生间,扒光了她身上的

衣服,命令她跪在坐便旁边,往她的嘴里尿了一泡。

李卉没把尿喝下去,吐了吐嘴里的尿,仰着脸下贱地说:「哇,让大鸡巴往

嘴里尿,感觉太刺激了……以后你有尿了,都尿到我的嘴里,拿我的嘴当马桶

……啊……我这个老骚逼,真他妈的太贱了……」

一起冲了个澡,我先出了卫生间,吩咐李卉洗干净身体,重点清洗干净后门,

等她洗完出了卫生间,当即在床上肛交起了她。

(动图306)

李卉的后门开发得很好,且肛交前涂了润滑油,我很容易就整根插入了,干

脆让她倒骑在我身上,用男下女上的姿势肛交她。

「啊……主人的鸡巴,好粗好长,感觉要插穿我的身体了……第一次被主人

肛交过之后……我想到主人的大鸡巴……情不自禁地两腿就发软……」

「你个老骚货,让那么多男人,操过你的屁眼儿了,还说受不了?」

「我说的绝对真心话哦……操过我的那些男人,都是老男人了,更没有主人

这样,粗大威猛的大鸡巴……」

「你前些天说,新认识了的比你小的情人,肯定操过你的屁眼儿了吧?」

「当然……当然操过了……我跟你说的这个小情人,其实跟我差不多大,比

我小了两三岁,是我的一个同事……他挺色的,很会哄女人的,勾搭我上的床,

长得挺帅的,但我俩在床上不对路,他更偏向软男……鸡巴没有主人的大……更

没有主人的大鸡巴厉害……」

男下女上的姿势,男人相对省力,李卉上下套坐了十多分钟,身上出满了汗,

节奏有些乱了。我拍了下她的屁股,让她从身上站起了起来,李卉大口喘着坐在

床上。

我坐起身伸手抓住头发,狠狠抽了李卉两个耳光,「你个贱货,忘了自己是

什么了?主人休息你能休息吗?还不给主人含着鸡巴!」

「啊……我刚开始做性奴,需要主人多多调教……」李卉说着跪在我的两腿

间,含住鸡巴卖力地吞吐了起来。

「操,你个贱货!」我抓住头发又给了李卉两个耳光,「让你含住,谁让你

吃了?」

李卉痛叫了两声,脸上浮现出更亢奋的神情,「哇,主人,刚才这个劲儿,

让我逼马上就湿了……我想要的,就是这个劲儿,以后就这么收拾我……」

我笑着说:「我也是摸索着前进,干啥都需要磨合,咱们以后一起摸索进行

吧。」

临场交流了下各自体会,我叉开腿仰面躺在床上,李卉跪爬在我的两腿间,

乖乖地给我含着鸡巴,休息了几分钟,我突然推倒了李卉,将鸡巴粗暴地插入她

的菊花,猛烈地肛交起了她,李卉被操得一阵嗷嗷大叫。

李卉仰面躺在床上,肛门是在阴道下面,我趴在她身上操她的屁眼,既然床

很软,运动起来依然比较费力。一口气猛操了近百下,我从李卉的屁眼里抽出鸡

巴,捏着她的奶子休息了一会儿,干脆站到了床下,抱着两条大腿继续猛操屁眼。

这样更便于大幅度运动了,我连续地猛操了约两百下,感觉要射出来了。

玩的时间多得是,我感觉要射了没有控制,缓了片刻又一顿猛操,马上要喷

射出来时,将李卉拖下了床,迎面喷射在了她的脸上。

(动图307)

「哇塞,主人真是年轻威猛,射的好多啊……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霸气的

颜射……谢谢主人,用精液给我美容……」

「你个贱货,又忘了自己是什么了?还快点儿,不给主人舔干净鸡巴!」

进屋急着做爱,忘了调空调,室内的温度有些高,我和李卉都出透了汗,随

后进了卫生间一起洗澡。算是正式接受做我的奴了,洗完澡出了卫生间,李卉按

我的吩咐,又只穿上了高跟鞋和内裤,恭敬地跪在了我的面前。

「哇,主人,能认识您,我真是太幸福了,您玩得我太舒服了。主人,我说

的绝对是真心话哦。您知道的,我的奴性很强,但一直没得以实现。」

我拍了拍李卉的脸,「嗯,真乖。哪你以后会不会,认真给主人做奴啊?」

「当然啦!只要主人不嫌我老,我永远都是主人的奴,只要方便,保证随时

伺候主人。」

我问道:「这是咱们的第一次正式调教,你有什么感悟啊?」

李卉扑哧一声笑了,「我操,听你这么一问,我忽然觉得,怎么跟我们领导

似的,哈哈哈……」

止住了笑,李卉想了一会儿,故意用向领导汇报的口气说:「主人第一次正

式调教,让我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真是一个下贱的老骚逼,早就应该做性奴隶

……希望主人以后,更严厉得调教我,不要问我同意不同意,怎么想就这么收拾

我……哈哈哈,不行了,越整越像,跟领导汇报工作体会了……」

总结了一番首次调教,强调了一下主奴关系,看了下已是下午2点,我和李

卉穿好衣服下了楼,来了酒店附近的一家饭店吃午饭。李卉说我帮她赢了一万多

块钱,还等于是输给了她四千块钱,坚持这顿由她请,要了一间包房,点了满满

一桌子菜。

我是带着任务来的,边吃边聊着,将话题聊到了李卉的工作上。还没有找到

合适的切入点,李卉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她老爸打来了,坚持让她晚上过去吃饭。

李卉看来很怕她老爸,只好顺着上午编的理由,说尽快办完了临时遇到的事,在

晚饭前赶过去。

本来准备吃完饭回酒店接着玩,李卉觉得很是沮丧,连声向我表示着歉意,

我也只能是宽慰她,中年女人的本性使然,李卉情不自禁地发起了牢骚。

「唉,我这命啊,真是悲催,按理说是个官二代,我爸是老思想,一点儿光

没借上。结婚是包办,老公就是个农村出来的当兵的,婚后还得全听他的,在家

里一点儿地位没有。上班二十年了,至今在第一线奋斗,估计忙活到退休,也就

是这样啊。最近,上边还下来的抓车的指标儿,完不成就得扣奖金……」

我听到这不禁眼前一亮,比划了个手势打断了李卉,向前探了探身小声说:

「姐,卖毒品的出租车司机,你们抓不抓?」

李卉当即露出了疑问的表情,「当然管了,交警也是警嘛,逮住了还算立功

呢。你怎么知道的这个?」

我小声说:「前几天,我去了趟铁西,回来晚上了,打车回来的,道儿远,

就跟司机闲聊,快下车的时候,司机问我,要不要小姐,我说不用,他又问我,

要不要粉儿。」

「哦……」李卉点着头想了想,「你记住车牌号了吗?」

我摇了摇头,「晚上,我想看没看清,不过,司机给了我一张名片,我好像

没扔,回家应该能找着。」

李卉琢磨了片刻,「行,哪你回去找找。真能逮住个卖毒品的出租司机,我

的指标分儿能凑够了,你还能有奖金呢。不过,你别乱来啊,回家找到名片,告

诉我手机号就行了。」

我在心里嘀咕道:「哼,我可是打入贩毒集团的卧底,这点儿警惕性没有,

早死了多少回了。」

魔王复仇记

记忆重现破解版

电脑装机软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