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手宝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暖手宝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最初的欲望

发布时间:2021-01-22 08:29:51 阅读: 来源:暖手宝厂家

「你该不会催眠我了吧。」李忆灵如此对我说道。

「你认为是,那便是了。」我对这种说辞,与其说是习惯了,倒不如说已经

麻木了,根本也懒得辩解些什么。

对方得到这样的答案,显然是不够满足,可能她准备了许多争论的台词,但

是却被我这种含糊不清的说辞给打发了,于是便开始骂骂咧咧了起来。

这大概是第四个女友对我发起这种质疑了吧,我已经不会像最开始那样哭哭

啼啼挽留对方,因为我早已知道一旦怀疑的种子埋入心里,那么便只会生根发芽

罢了。

在这个超能力逐渐觉醒的年代,有些人可以控制水流,有些人可以发出光明,

有些人可以与动物沟通,当然,为了便于国家统治,政府会把每个人觉醒的能力

都印在身份证上,每个人是什么超能力,一目了然。

自此,人类与其说是步入了新的纪元,倒不如说倒退回了三六九等的封建社

会,好的能力者就会吃香,差的能力者就会得到鄙视,能发火的这辈子都只能从

事冶炼之类的工作,能发水的则是脱离不了水利。当然还有生来就被人扣以帽子

的能力。

我的能力,催眠就是这种。

「催眠什么的,听起来更像是为非作歹的能力吧?」

「那个人考试得了第一诶,不会是催眠老师然后偷的题吧?」

「不要和那家伙对话啊,说不定你会被他催眠成肉便器呢。」

然而这个能力并不像YY小说中写的那样,这个时代也不是那种只有一个人

拥有超能力无人知晓的存在。一旦这个能力被公开,你便会成为所有人背后议论

的对象,仿佛这天生就是一个给反派用的技能。

然而虽然如此,我依旧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为这个国家做一份贡献,母亲

经常安慰着我,越是被人看不起,便越要打出一番事业来。

顺带一提,我家是单亲家庭,母亲虽然辛苦,但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每天

都是微笑着教导着我很多道理,每次我在学校有不公平的对待,她也一直都坚信

着我不会乱用自己的能力。

可惜我的同学们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偶尔会有人相信我也会被群体指责「你

一定又催眠了这个人吧。」从而导致这个刚刚站出来的人,又畏畏缩缩的退回去

了,这一切可以说都归功于一个叫赵斌的人。

他是第一个想要利用催眠为非作歹的人,因为追求不到自己心仪的女生,便

来哀求于我,在被我拒绝之后,就开始四处造谣生事,惹得本来就被人怀疑的我

逐渐成为了边缘人。

今日也是,被指责偷看试卷的我极力辩解,但是班主任却亲自承认说在前几

日看到我后便失去意识,恐怕就是那个时候被我偷看了卷子。

我承担着这莫须有的罪名,一边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悲伤,母亲

已经如此的辛苦,我不能再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来叨扰她。

然而我一进门,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不认识的男子。

「请问你是?」不会是母亲谈了男朋友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吧,尽管有些令

人不舒服,但若是可以缓解家里的现状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哦,虽然你可能没有见过我,但应该听过我的名字。」眼前的男人故弄玄

虚的说道,不慌不忙地点起了一根烟,在一番吞云吐雾后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大家都称呼我为『戏言』。」

刚刚听到这个名字,我马上提高了警惕,大声喊道:「听我说!」

然而名为「戏言」的男人完全没有达到我预期的状态,依旧不紧不慢地抽着

烟,问道:「原来是这么发动的吗?你的能力?」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我母亲呢?」我没有搭理他,在对方不清楚自己能力

的全部条件时,不能被他套出话来,不过自己的能力确实对他没有任何效果,明

明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罢了。

戏言,是被国家所通缉的重等逃犯,虽然没有觉醒任何超能力,但是却联合

了许多超能力者企图推翻这个国家。

「不必担心你母亲,她在卧室睡的正香呢,我来这里主要就是想和你谈谈。」

「你是来招兵买马的?」

「哦哦!」戏言的双眼一亮,道:「看来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能力而放弃思

考呢。」他这么说着,不禁为我鼓掌称赞起来。

「那你请回吧,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母子,我可以当做今天没见过你。」

「喂喂,别这么着急拒人于千里之外嘛,我了解过你,你看起来完全不像是

不讲理的人啊,更何况……」戏言收起了和蔼的笑容,目露凶光道:「你好像没

有与我讨价还价的资本才是啊。」

「是吗?」我拿起了手机,示意自己已经发送了求救信号出去。

「你是说那个一键求救的小装置吗?你还是先看看信号比较好。」戏言不紧

不慢地说道:「毕竟要逃过监听以及卫星什么的,我手底下的人自然有人可以屏

蔽掉信号的存在。」

「好吧,我认命了,听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去找人报警,毕竟戏言这

种角色,不是我一个小孩子家能处理的。」我双手一耷,表示自己不想反抗的意

图。

「没事没事,你太紧张了而已,我只是想和你谈谈,至于你来不来加入我们,

还是随你便,我也不会拿你母亲的性命去威胁你,你放下我们之间的偏见,我们

好好谈一谈好吗?」戏言反客为主,示意我坐下。

「那我到可以听听,你到底有何高见,身为一个普通人居然可以拉拢这么多

的能人异士为你卖命。」

「看来大家都对这一点充满了好奇心呢,既然你问到了,那我就先给你讲这

一点吧。」戏言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说:「那是因为我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真谛,

有关超能力形成的征兆。」

「哦?」因为超能力觉醒这件事最难的就是解决纷争,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

在如何整治超能力,而并没有什么人去研究这个能力形成的方向有什么征兆。不

过根据出生的孩子来看,超能力的类型与父母的超能力并不存在什么遗传的关系。

「所谓超能力,就是你最初的欲望,那是深埋在心底,不为人知的欲望,在

某天因不知名的力量具象化的产物。」

「所以……」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不是没人研究,

而是研究出之后不敢公布吧?

戏言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说道:「没错,就如同你想像的那般,会隐身的

人是因为那样更容易犯罪,千里眼透视眼则是因为想要偷窥异性,可以创造物品

的人是想要不劳而获,而像你这样的技能,准确来说并不是催眠吧?」

我看向了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见我沉默不语,便继续补充道:「你的能力,只是单纯的希望别人能同你

讲道理吧?没有父亲的你在还未觉醒能力的时候常常被人欺负,打架自己会受伤,

自己家里又不富裕,所以你渴求着人们能与你讲道理,能听一听你所说的话,所

以才出现了这个类似于催眠的技能。」

我有些慌了,或许我根本就斗不过这个人,他只是在那里缓缓的说话,我便

觉得这天要塌下来一般,这世界就如同他讲的一般。

「你觉得我身为本人会不知道我内心的欲望?」我强作镇定,不想让他看穿

我的心思。

「但是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便已经认同了我的理论,不是吗?」他笑了笑,

说:「或许你的我不一定能猜的中,但是你母亲的,我相信这个答案应该是八九

不离十了。」

「住口!」想起母亲的能力,我大概应该能想到他想说什么。

「你看你,又不冷静了是吧?我这里可是有证据的。」戏言说着,拿出了一

枚小型投影仪,打开仪器后,接着说道:「这是我们这一个月在你家安装的监控

录像。」

画面中,一名萝莉正牵着陌生男性的手。

「大哥哥,人家想吸你的肉棒棒啦~ 」萝莉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左右摇晃着大

叔的手,就像是女儿向父亲索要玩具那般自然。

「啊啊,还是长大一些比较好,毕竟萝莉什么的,我有些下不去手啊。」

「明明是出来嫖,却还在意这么多吗?」小萝莉如此说着,像是时间在她身

上加快运转了一样,不一会儿,便变成了少女的模样。

这便是我母亲的能力,可以将自己的身体任意变化为某个年龄段,不过实际

年龄是不会变的,也就是说并不能运用这个能力达到永生。

「真是讨厌,人家小时候的衣服撑破了啦~ 」因为身体长大的缘故,之前所

穿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破布条,母亲虽然表面上在责备对方,但也只是在用魅惑的

语气嗔怪而已。

「那不正好省了一道工序嘛。」看见少女美妙的肉体,大叔已经开始上下其

手了。

我夺过投影仪,将其砸了个粉碎。

「因为想要被人看到自己的躯体,才觉醒了这个能力吧?」

「放屁!根本就是诡辩,女人想变的好看些又怎么样?不想变老也可以说得

通吧!」

「那视频呢?」

「什么视频?哪里有视频?」

「果然还是小孩子吗?自欺欺人很愉快吗?就像今日那样,老师说你把他催

眠了,你根本没催眠他,其实以你能力觉醒的程度,连我都无法控制,就更不要

提他了。

「怎么样,自己敬爱的母亲其实是个淫娃荡妇,外面的人也不愿同你讲道理,

即便如此你也依旧想要以正途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但是你不明白,只要深陷这体

制之内,是不可能成功的,你是那么的聪明,又是那么的愚蠢……

你这样的人,明明是这般可怜,这般善良,世人还是给你贴上了标签,又或

是像我这样的人,无欲无求,最终什么能力都没有觉醒,只是无意发现了真相,

便要被人们通缉。」戏言讲的有些忘我,他又拿起香烟,发现里面已经空了,便

扔了去,继续说:「那些心术不正者都被人们爱戴,而我们则遭人唾弃,这世界

真是与我们开了一个大大玩笑,所谓戏言,便是如此。」

「所以你就想靠这些拉拢我吗?」

「我说了,我就是说说,至于你来不来,都是你自己的权力。」戏言说罢,

起身准备离去。

「我怕你是走不了了!」我拍桌而起。

「不许动!警察!」警察们破门而入。

「哦,A市的张警官,能力是与动物交流……是这样吗?原来你在发现信号

被屏蔽的之后,用语言支配了什么虫子之类的去当救兵了吗?」仅仅是回忆了下

之前的对话,便马上想到了问题出在哪里。

「真是戏言!」张警官马上掏枪扣动扳机,他知道此人必杀不可,但终究晚

了一步,只是一瞬间,戏言便消失了,子弹在我家的墙上留下了一个洞。

「被同伙瞬间移动了吗?」张警官叹了声气,大概是丢失了这个一战成名的

机会吧,也让我丢了一个建功立业的机会,若是刚刚能击毙戏言,恐怕今后都不

会再有人对我指手画脚了。

虽然可惜,可是我很清楚,明明自己已经在发求救信号的时候说了来者是戏

言,但对方依旧毫无准备的冲了进来,当时仅仅是举着枪进来,也能节省几秒开

枪的时间吧?

不信任,对方对我的话语没有丝毫的信任,不过仔细想想,警察接到报案说

全国通缉的要犯在自己家里,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但若是警方针对我呢?但若是警方只看中了我身上的标签呢?怀疑的种子已

经在我身上种下,等待它的只有生根发芽。

在录完笔录之后,我急忙去看了看母亲,发现她依旧睡的很香,仿佛这一场

波澜与她毫无关系一样,看着熟睡的母亲那起伏的山丘,我不禁想起刚刚视频中

的她抚媚的样子。

其实关于我的欲望,戏言仅仅说对了一半,我确实很喜欢同人讲道理,但其

实最终觉醒能力的,是我对母亲那扭曲的爱恋,说是扭曲,我还是觉得可以人们

的理解范畴之内,毕竟这世界上,只有她一直温柔的待着我,一直相信着我,一

直爱着我。

那小小的,想要与母亲结合的想法,终于成为了欲望的一部分,在我偷偷拿

着母亲的内衣自慰之后,便觉醒了类似催眠的能力。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能力的开头一定要说「听我说」三个字,若是暴漏的话

也太容易被人察觉了,刚刚戏言就依靠着回忆猜测出了我的手段。

真是可怕的人,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把戏没使出来。

啊啊,和这种人交流,真是损耗脑细胞啊,母亲还没醒吗?我看着这个我最

初的欲望,舔了舔嘴唇,伏到母亲耳边轻轻说道:「听我说……」

房间内鸦雀无声,夕阳缓缓落下,连最后一丝光辉也消失在我的脸上。

A市某不知名仓库

「非要搞的这么惊心动魄吗?」黑影中,一名男性吐槽道:「你不是早就识

破了他的那些小伎俩吗?」

「当然了,演戏就要演的像一些吗?我故意让他搬警察来,就是想让他这【

罪恶】的标签一辈子都撕不下来啊。」

「你就这么确定他会堕落?」

「那就要看他是否会催眠他的母亲了。」

「以他目前的能力?」黑影处发出讪笑的声音,透露着不屑。

「所以我才在她母亲的水里下了有助于催眠的药啊。」戏言也跟着笑了起来。

女神猛将传超V

文明曙光官方下载

威剑苍穹最新版

相关阅读